【快新】玫瑰色的你

*普通的快新学paro


小王子的星球上只有那一朵令他骄傲的玫瑰,我的眼里只有泛着淡淡浅浅玫瑰色的你。

窗外的风呼号着卷着雨水,也像是一层灰白的细密薄网,落在土壤里,落在花叶上,就这样兜住了整个伦敦。 

持续了好几天的大雾把窗玻璃结的严严实实,只留下夜晚路旁的街灯透出那么一点冰冷的橙黄的晕;侦探斜身倚在咖啡店的门口,轻轻地搓着手取暖,呼出一团团白气。 

雨还在下着,雾还未散;

“你没带伞对吧?”

 一把伞突然出现在头顶,遮住了沿着屋檐滴下来的雨水,迎面而来的车灯照亮一个的轮廓,雨水打在他的肩上,在黑色夜晚的迷雾中似乎还微微地泛着一层光。 

“一起回家吧,名侦探。”

神出鬼没的魔术师牵起侦探冰凉的手。

 ——时隔五年,再一次见到黑羽快斗是在伦敦。 
 
 燃了一根火柴,黑羽用手小心地拢起火光点起了一盏小灯。漆黑的房间里终于有了一丝稍带温暖的光源,照亮了沙发上侦探冻得有些苍白的疲惫面容。 
 
 “因为学校停电所以去了咖啡馆,但是出来后又发现下雨了,是这样没错吧,名侦探?” 

黑羽坐在新一对面的沙发,微弱的火光照不出他的脸,新一也只能勉强辨认出他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 
 
 “因为新一一直都是这样啊,虽然头脑很聪明,但是却会忘记一些基本的小事呢,比如说忘记房间里有油灯这回事。” 
 
 从以前开始,黑羽快斗就很了解工藤新一。 

以“加强两校交流”为名,帝丹与江古田的校长们一拍即合,干脆地合作办了一场运动会——当然运动会为什么会有推理比赛这点就当做是小小的余兴节目吧?
帝丹拥有一位名侦探的消息早就人尽皆知了,工藤新一一路都顺利完美地解开谜题,让无数人感叹他是吃了什么才长了这么个聪明的脑子;于是半路杀出来的黑羽使得每个人都措手不及。
原先只是碰巧路过(据本人强调)的黑羽在听见了工藤新一的名字后,忽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地要求参赛,估计他的同学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变魔术很好的黑羽竟然能在推理这方面与日本警察的救星工藤新一旗鼓相当。
或许也正好是借这个机会,大家发现他俩长得很像。
在这场分不出胜负的推理比赛中,先举白旗的是黑羽;事后不服比赛结果的工藤自然找到了他要求再比一次。
两个性格极端相反的人像是磁极的两端,一旦靠近就会身不由己;
对于太过相似却也彼此吸引的两个人来说,他们的相识总是一场孽缘。
“为什么你会来这个补习班啊?”
“了解一下对手的情况可是制胜的关键,这次是联考吧。”黑羽笑嘻嘻地比了个胜利的V手势,书包一放拿出讲义试卷笔记本,就这样理所当然轻轻松松地坐在第一排的中间,恰巧是工藤新一旁边的座位。

 授课开始,黑羽那一脸戏谑的表情全都收了起来,说严肃一点那就是和平常那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判若两人。工藤偷偷瞥了一眼左手边的试卷,字还挺好看的。 
——喂喂,这家伙的数学比我还高五分,几乎是满分了啊,干嘛还来补习。

而且从江古田到这里还要坐三个小时的电车,途中转车也很麻烦。
——即便是侦破了无数起棘手案件的天才侦探也是真的不懂黑羽为什么要这样做。

 无意中偏过头的黑羽注意到,侦探好像笑了。 
 在那之后,目暮警官就经常能够看见一位与工藤年龄相近的少年出现在命案现场;

有时是与工藤讨论案件,有时是给他送个咖啡什么的;工藤一般都是带着一副臭脸挥挥手赶他走,又或者是一脸嫌弃地喝下一口咖啡抱怨太甜。
嫌弃归嫌弃,但每次工藤总会好好地喝完他带来的东西。
中午吃饭的时候,工藤会习惯于帮另一个家伙的便当里把鱼都挑出来,然后他识趣地给工藤递上酱油,仿佛是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口味与偏好。
休息之余目暮问起那位少年,工藤总说是个“讨厌的人”,或者是“装模作样的家伙”,或者是“耍小聪明的魔术师”。
渐渐地目暮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黑羽快斗,是个与工藤新一同等聪明的少年。
黑羽君每次都开朗地喊着工藤的名字,然后就出现在门口,虽然本人不愿意承认,工藤也总是会无意识地向窗口张望。
他有在笑着。

 总是一派老成的少年侦探,这样难得的笑容说明他很快乐吧? 

假如你经常在四点到来,那么我从三点就会感到快乐。
其实他们关系很要好...?
年轻人的友情啊,果然还是不懂的。
“工藤君!你和黑羽是一对吗?”偶尔会有学校里的女孩子这样跑来问道;太过露骨的直球让侦探吓了一跳,
“不…不是…”
“但你俩关系很好哦?”
“…只…只是朋友而已。”
工藤挥着手极力否认,那个女生才稍稍松了口。
黑羽快斗不过是不比不相识的损友罢了,工藤在内心第二次地确认了。
“喂~新一?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话说你的脸好冰!?是因为刚刚淋了些雨吗?淋到雨的话说就好啦我会把伞给你的...”
一双手从背后贴上了工藤新一的脸,手指触及肌肤的那一刹那,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逃离黑羽,留下黑羽有点呆滞地站在沙发背后,还有些愣愣地举着双手。
“…新一?”
…工藤才发现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他装作没事一样地清清嗓子,“抱歉。”
“不要紧啦,你别在意。”黑羽随性地挥了挥手,
糟糕,果然是把那女生说的话当真了…
虽然很不想在意,但这句话总是在心底盘旋着,横亘着,

他爱黑羽吗?

大概是爱的吧,就像是福尔摩斯会爱着华生;

 不过又可能是那一种华生对于玛丽的爱,夹杂着原始欲望的,会使脑内分泌太多多巴胺的; 
 想要拥抱,想要亲吻,甚至再深入的感情。 
 

最后还是变成一个解不开的结。

 于是就选择逃避吧,不知不觉就逃到了千里之外的伦敦,一直这样地逃避了五年。  
 实际上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不是么? 
 
 “拜拜啦新一——!” 
  

黑羽以运动会50米短跑第一名的速度冲出了补习班的教室,一边还不忘送上道别,留下新一只说了半个字的再见;
走廊上吵吵嚷嚷的,听说是外面下雨了,工藤扭头看了看教室窗户,刚开始只是雨滴,果然渐渐地就有豆大的雨点打在窗玻璃上了,也铺满整片透明色的风景,一层薄雾就这样附在表面,从中仍能隐隐透出阳光;
工藤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边走下楼,不畏艰险的勇士们早就冲出教室,冲进狂风与雨水的洗礼,早就空空的教学楼里只留下他一个人打着算盘该怎样回家,
是等雨停?但是一时半会儿雨好像也不会停;
还是拜托兰送雨伞来…?不不这种恶劣的天气让女生一个人冒雨送伞实在是不绅士啊…
“下雨了,一起回家吧、新一!”
下到一楼后,那个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正活泼地冲他招着手,
「你和黑羽是一对吗?」
“好…”他的话才出口第一个音节就猛地想起了某人说过的话;
不不不当然不是…工藤在内心又否定了一遍,
如果旁人看起来是关系太好而显得不正常的话、果然还是拒绝吧…
“抱歉…今天有案子要先走,下次…”
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窘迫,中气不足的余音落在已经开始晴朗的天空中。
地上的雨水积成深深浅浅的小水洼,清清地,映出云朵与下着太阳雨的天空的颜色。
黑羽快斗讨厌海,因为海里有世界第一可怕的鱼。
——但是他有深蓝色的一双眸子啊,深邃又透亮,睿智又冷静、不过有的时候又有点儿傻。
是的,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偶尔也是会犯傻的,比如说面对一支由魔术变到眼前的雨伞,他的第一反应是“黑羽你刚刚的魔术露馅了”而不是去想想“为什么外面下大雨黑羽只有一把伞却还是要给我用”又或者是“明明有伞的黑羽可以先走为什么还是留到最后等我从教室出来”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傻子。
黑羽的白眼又默契地和新一达成同步,心里却是带着满足的十分笑意,
“你拿着我的伞回去吧,注意别淋湿了,”
“那你怎么办?”
“寺井爷爷会来接我的,你别担心。”
侦探带着些许狐疑的目光离开了,背后向他挥手道别的快斗看着他走远后随便地拣了个还算干燥的空地坐下,
寺井爷爷什么的都是瞎掰的,今天店里可忙了。不过看到新一难得的窘迫又为难的样子,真的是有点儿傻得可爱。

 黑羽快斗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会觉得工藤新一是个傻子的人吧,不过会喜欢上傻子的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雨会停,那么就等一会儿吧。

一旦建立了羁绊,那么一切就会变得十分美妙,
大海是蓝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的深蓝色眼睛,而且我甚至会爱上那种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这样想想好像鱼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工藤裹了一张毯子缩在沙发一角,手里却仍然拿着一份尸检报告;刚刚下过雨的伦敦比平时都要寒冷,加上停电的原因,所有的暖气设施都停止了。就着昏黄的油灯,工藤是一丝不苟地看着自己的报告,时而把手从毯子里伸出来去够沙发旁小茶几上的咖啡杯; 
 
 陶瓷咖啡杯里的咖啡已经凉下来了,而此时也没有能够烧热水重新泡咖啡的条件——刚刚反应过来的侦探的手就在空中这样停滞了一会儿,刚从温暖毛毯里身出的手暴露在寒气之中开始变得有些冰冷了;一丝恰到好处的暖意及时地传到他的手心,也像是恰好知晓了他的寒冷,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罐带着热气还没冷透的罐装咖啡。 
 
 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喜甜的魔术师最不喜欢的那种。 
 
 工藤有些吃惊地抬起头追寻为他送上黑咖啡的那双手,黑暗中的另一个光源刚刚拉开热巧克力罐子的拉环, 
 
 是之前在你宿舍外的自动贩卖机上买的,本来想来看看你刚巧遇上了停电啦。 
 
 坐在对面的黑羽注意到了工藤的眼神,顺口答了一句, 
 
 “嗯...是这样啊。” 
 
 “因为认识很久了啊,新一的习惯我都知道的。” 
 
 黑羽带着小小的笑容啜饮了一口热可可,工藤也无语地举起自己的咖啡, 
 
 实际上和黑羽快斗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轻松,因为什么都不需要说他就都明白了。 
 
 下雨的时候他会突然出现为你撑起伞,,吃饭的时候他会在你觉得味道太淡时递上酱油,寒冷的时候他会为你送上一罐热咖啡取暖。 
 
 侦探与魔术师都是需要看透人心的职业,细枝末节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暗示都会成为线索; 
 
 只是侦探没有想到魔术师竟是如此地了解自己。 
 
 是你对你的玫瑰所付出的时间,才使你的玫瑰变得重要 
 
 不过把工藤比作玫瑰还真的是挺奇怪的,倒不如说他是泛着玫瑰色的一个人。 
 
 超出常人的聪明头脑,优越的家庭条件黑羽早有耳闻;在同龄人之中,这个工藤新一早就名声大噪,是大家的偶像,有着玫瑰色一般美丽,缤纷多彩又令人羡慕的生活。 
 
 ——这个时候,小王子的小小星球上突然生长出了一朵玫瑰,他有些好奇... 
 

同样的帅气外表还有他的勇敢,他的坚强,在草率的相识之后才发现侦探不精通情感的一面和那么一点儿犯傻的时候。他是灿烂,温柔,有些直白却不懂得拒绝,甚至连逃避也不会,跌跌撞撞;却使得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心里比任何人都要大放异彩。 

 ——认识了那么久之后,渐渐地在灰色的人群中,我的眼中只有玫瑰色的你。 
 
 假如柯南道尔没有改变福尔摩斯死亡的结局,那么华生会不会意识到他对于福尔摩斯的爱是怎样的爱? 
 
 假如小王子没有遇见狐狸,那么他会不会知道自己的玫瑰是整个星球上,整个宇宙里最独一无二的一支? 
 
 ...假如工藤新一没有遇见黑羽快斗,那么他还会这样快乐吗? 
 不。不会的。 
 
侦探不能没有快乐。魔术师不能失去色彩。 

福尔摩斯不能失去华生。

小王子不能失去自己的玫瑰。

“我是那样爱你。”  “我深爱着玫瑰色的你。” 

天晴了。
 太阳也出来了,伦敦却仍是一片灰蒙蒙的天,泰晤士河畔的钟声响了,敲荡了平静的河水。
 电力还没恢复,没有暖气的屋子里,两个人只是简单地盖了一块毛毯,依偎着;他们的双手牵在一起。
 平凡的侦探与平凡的魔术师睡在了玫瑰色丝织的梦里。
 
 

 

END.

 

 *和张悬的《玫瑰色的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我强烈推荐这首歌,超好听的 
 
 

评论(5)

热度(102)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