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asis in this wasteland.

【三日鹤】皆非(中)

03.

翌日清晨鹤丸醒得不早,一睁眼看到阳光早已从窗帘的缝隙间漏出一条明线,白日的喧嚣光火暖洋洋地涂在陌生的枕边。昨晚睡得并不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入梦后磕磕绊绊的景色里有无数个三日月宗近,站在雪里,也站在旧宅门口,他一言不发。可一言未发本身自是一种责怪,他听到梦中三日月的心语:为什么四年都不回来?下一句又改了寒暄:这四年过得好吗?两句话将距离倏地拉近又拉远,生怕人听不出话中的弦外之音:这段时间你我过得不容易,我想你了。
现实与梦境大相径庭。三日月宗近素来沉静内敛,说话点到即止擅于把握距离,又不致使人感到困乏,必然是不会将恻隐之心表露得这样直接。他们之间充斥着一股隐形的张力,说是冷战,实则更像...

【三日鹤】皆非(上)

复健写到手发酸,我居然破万了!大家七夕快乐!


01.

彼时鹤丸国永觉得三日月宗近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人,把一把脉搏,抚一抚手纹就能知道人的命运。命运如此捉摸不定,像他初次见他,手掌一翻一合,居然摸出一只糖果来;

吃完的糖纸抚得平平整整收在他自己的宝贝箱子里,一把小铜锁锁起童年旧梦,他再也不愿轻易拱手让人。鹤丸国永振振有词:在我小时候那会儿糖果是稀奇玩意儿,他给我的是西洋带来的水果糖,别的小朋友没有这种待遇,他对我最好。

由此大户少爷鹤丸国永小同学时年六岁就博得家中上下一片赞美,称他懂得珍惜不铺张浪费。鹤丸家说不上富可敌国,但养活十个他绰绰有余:糖果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鹤...

我爱他

【双黑】箱装心脏


我与中原中也相识十年,相遇不过五天。故事发生在某个四处临海的小岛国,从东京坐飞机得好长一段时间,坐得人怨声载道,腰股酸痛;机舱里引擎的声音轰轰响,十分催眠。

遮阳板一律拉着(“为了营造舒适的睡眠环境”,官方说辞),偌大的机舱内黑乎乎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的行李带得不齐全,忘了一只枕头,只得枕着空乘人员的一片好心,叠起毯子塞在脑后。偶尔遇上颠簸气流脖子一歪疑似落枕,睡也不怎么安稳。

岁月就这么过去了,迎来三十代的生活后我的耐力毅力不比从前,落枕给人带来的精神损失前所未有。带着落枕的脖子痛,一旦醒了再也睡不着。飞机上断网,夜长无梦,伴在身边的只有长途旅行都配备的小型电视。我戳了戳屏幕自动亮起,空乘小姐...

【梅林罗曼】阿瓦隆的花园里没有玫瑰

△超级短篇放飞自我,一整个胡说八道,恍惚。


它是王子的唯一,日出啼鸣时夜莺的血,交合的美妙之躯体,开在最北的沙伦平原,钢琴家的三千五百五十五支独奏曲,埃拉加巴卢斯的玫瑰,我从我的花园里采摘不到它,或许只得到露水;去往山谷踏了幽径,我得择一支野玫瑰,会我的爱人去。


梅林从理想乡来,捎了一支玫瑰。

想要藏一片叶子,森林是最好的去处;梅林悄悄地将之藏起,他所到之处常年有花盛开,怀中一片花香,玫瑰花藏进袖中,玫瑰香掩进花的气味里。

他来得很是时候,时至年末,迦勒底上下一片繁忙景象,不亚于世界角落里任何一位快活的贤者或一片快乐的土地,如同传说中巴比伦以南的土地上建立...

【梅林罗曼】糖霜,草莓与流心挞

△ @ジャム 和 @kusanagi 点的梅林罗曼

△有终章剧透,并且掺杂很多个人理解和脑补,欧欧西都属于我,但如果能博大家一笑就太好了。


罗马尼阿基曼医生习惯于在醒来后小酌一杯。小酌不指酒,而是不列颠人的特产,加奶和方糖,盛在迦勒底特制芙芙变色马克杯中,遇热水则显现出beast的爪子肉球和毛绒绒的尾巴,堪称一幅十分具有威严的画像;罗马尼站在窗口喝茶,一边试图驱散彻夜工作的劳累和早起的疲惫,此情此景催人泪下,咕哒每天早晨路过医生的房间都看到他在喝茶,披着头发没扎起,很是倦怠的模样,回去便和玛修评价说他是一个“单身的寂寞喝茶老人”,罗马尼每天工作勤...

罗马尼▪阿基曼回迦勒底去了,没有什么征兆,不像是一场暴风雨前的平静。

半夜比较容易走大运,咕哒在睡前思绪万千,数月没见到一阵金光,濒临破产,玛修曾教育道:您不能没有理智地浪费素材!

但咕哒最终还是攥着手中的最后的三颗石头去了召唤室;石头进了池子没什么反响,如同往常一样,一潭死水,幽幽地出来些并不需要了的玩意儿。召唤还在进行中,咕哒不太敢看,用双手捂住眼睛,一颗心脏却疯狂地在胸腔里跳动。

她等那些灿烂的青色光辉都暗黯淡下来方才敢放下手,大约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开始胡思乱想明天可能会被达芬奇酱嘲笑吧云云,她正准备转过身离开,不料下一刻召唤池中走出一个罗马尼,

或许该称他为伟大的所罗门王,还是...

【双黑】Annabel.

△ @百鬼夜泠 和   @ジャム 点的双黑洛丽塔paro,依照《洛丽塔》原作设定和剧情,请谨慎阅读

△BGM:Lana Del Rey_Cola


I got sweet taste for men who're older

It's always been so it's no surprise                   

【双黑】不眠之夜殉情未遂

*两小时短打,根据@百鬼夜泠 提供的歌词'can you kill me again'开了脑洞(但没有写得很好十分抱歉
*结尾有注解
*前作《天上人间》的后续

城内一片阴霾,颇似几世纪前毒雾弥漫的伦蒂尼恩。楼下的吉卜赛老妪伴着女佣低沉地向他点了点头,便领他沿着劣质霓虹环绕的旋转台阶拾级而上,到了城市巨蟒的腹腔之中,其间能窥见一颗跳动缓慢,肮脏玷污了的心脏。

室内的陈旧留声机播放着80年代的蓝调乐曲,而位于苏活的酒吧在跨年夜俨然成为一座不夜城,聚集了从各地奔赴而来的年轻人,忽略了这狭间小巷中过于破旧的长廊楼台。女仆与老妪的奇特组合在他上楼之后便不见踪影,中原中也把一枚金色硬币投进贩卖机中交换一

【英レオ】向死

△英レオ,请注意避雷。


我与月永レオ是邀请一同赴死的孽缘。

我们生来就是要去赴死的,但很久以前我觉得自己见过他,落日红霞,他是少年国王——意气风发,无与伦比;途径三途川的时候我见过那双绿眸,是从地狱来的使者给予的翠绿色毒药,像极了他的眼睛。
我遇见他百次千次,直到有死亡的黑色的羽翼夜深人静时抚弄我的脸颊,他给我那颗颜色艳丽的毒药,看起来像只弹子球——他说你要服下它,然后去赴死。

使者先生弯下腰将装了那颗毒药的木头小匣子递给我,他弯腰的时候我从发见瞥见那双绿色眼睛,实在是好看,我想撩开那些凌乱的额发好好瞧瞧,可我伸出手去只碰得到那一颗毒药。

尔后我将他当做是一场空梦,醒来时我的手...

【酒吧paro写作资料】经典好听的鸡尾酒名称及来历整理

严肃的马住

GACHA二次元社区:

【写手资料第三弹】



写文中经常会遇到酒吧的场景,涉及到各种鸡尾酒,甚至是调酒师paro,今天特意为大家整理了一些鸡尾酒相关的资料~


包括:


【鸡尾酒简介】


【世界十大经典鸡尾酒】


【其他名字很好听的鸡尾酒(中英文)】


【鸡尾酒名称-颜色对照表】


有需自取~



写手资料第一弹:6款告别咸鱼,激发灵感的写作利器→


写手资料第二弹:提高写作技巧+水平的书单→



【鸡尾酒简介】


鸡尾酒(cocktail)...

【凛泉】第三日歌舞伎町流浪记

△给 @Arlington 的凛泉

△又名:我在酒吧捡到一只吸血鬼

最后去新宿的路上又逢了一场大雨,到那里的夜间电车摇摇晃晃,玻璃弥漫一片雨雾,月亮隐在云层之间几乎不可见,却远远就能看到歌舞伎町的两道交错了的霓虹在雨中闪烁,靠近后才发现一片灯火通明。
夜色正浓,有醉客跌跌撞撞走出不夜城。新宿的雨水清洗了街道,地面湿湿滑滑,月色照亮晕染一层亮光,有行人经过后裸露了的皮肤也被包裹上一层凉意。
不知是谁在这里经营了一家魔术酒吧,神秘的氛围是主打,而每晚的即兴魔术表演是压轴,最近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表演博人眼球却又巧妙,值得一提的是调酒师的水平也相当不错,最近也有网上...

【レオ司/司レオ无差】七日生

△レオ司/司レオ无差,レオ视角。接上篇《荒年》。
△写得乱七八糟没啥逻辑,不打tag。有缘人能看到这一篇。
△文/Axa


世界初生之时,有吉卜赛人为他带来花香。

他们拖着长长的队伍行走,向国王展示磁石与冰块——还有那些永生的花朵。国王惊诧了,用他的累赘长袍向他们换来了一盒花种。于是国王的城里种下了可爱的花花草草,一切皆是顺利的,他一人坐拥一座花朵围绕的城池。

但是还缺了点什么,他想,长袍没有了,那我应当给自己再做一顶好看的皇冠。

想到就动手,国王觉得他的皇冠上应该要有花,于是他弯下身埋入花田,这儿的花太多啦花瓣顺着风摇曳,是太阳神的火车上坠落了的金色碎片镶嵌,熠熠生辉,而它们将永...

【レオ司/司レオ无差】荒年

△レオ司/司レオ无差,司司视角第一人称。


年少时我爱过他,像是挠着一只小猫暖洋洋的肚子,太阳西沉,我爱他胜过全世界的生机盎然。

他用手指捏起一小片苹果,中心镶两片黑色果核,白色果肉赤色果皮,汁水顺着他的胳膊流下来,他右手奋笔疾书——失掉这一刻就会失掉这世界;

我说,Leader你快把苹果吃了吧;

午休时间我过来看他,也顺便带来大家给的伴手礼。前些日子他摔下舞台,众人都吃了一惊,唯独他本人浑然不觉,住进医院后倒是拿这次疼痛经历写了两首曲子;他说痛觉也是我的inspiration哦不要小看它——我看他在病床的小桌子上画着音符,或许之后又得赔一些损坏公物之类的费用吧?

他不疾...

【Arashi/竹马/X2】Merry Christmas, Mr. Ninomiya.

*调酒师x魔术师,xjb写

*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重发一遍,子博备份。


你说我们或许就是手指下的琴键,在小雪却纷飞的特殊夜晚里静静地互相交织出平静又饱含波澜的旋律;

接着小提琴也奏响了,温柔而古典的情绪。

接着你或许会从不知道哪里掏出一只礼帽,或许是魔术变出来的罢?然后神秘兮兮又可爱地笑着,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

礼帽里藏着怎样的礼物让我不禁开始小小的期待;毕竟你从以前开始就因为这个颇受女孩子的欢迎,惊喜与突如其来的告白、一向都是你的拿手好戏对不对?

但是今天我要让角色稍稍反过来一下,今天的我不是过生日的人,而是为圣诞礼物绞尽脑...

【Arashi/大宫SK】春潮

下雨了。

不算特别大的雨却下的细细密密,车灯打亮一照,扫出一面亮黄色织起的雨帘,地面积着一层薄薄的水渍,自脚踝处生起一圈圈的水晕。稍稍有些急促的步伐激起的水花溅湿裤脚,也沾湿裸露出的脚踝,附上那么一丝渗到骨头里的凉意。
这场雨来得太突然了,就像是好像快要入春的暖洋洋季节里突然开始温度骤降。连天气预报里所预告的寒潮也没能看到的人,披了单薄的针织衫,打着伞,雨水溅上裤脚还急匆匆地走。
冬天与春天交汇之时的温差,来得不可思议又措手不及。
大野打着伞,很是有点懊悔的意思;他后悔为什么没有把松本润带出来,变化莫测的天气里晴男总是比雨男要来的令人安心。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记得了,每次接到突然的需要出门的工作时总...

【Arashi/大宫sk】慢慢

*请勿代入真人


两点一线的日子,穿梭于电视台与东京的家里,曾经是大野智全部的生活。
从jr.时代起就开始走的那条小路不算漫长,一路沿着河川与堤岸,低垂的天有火烧云的颜色,从眼前的一抹橙,径直蔓延到视野尽头烧起来的好看的红色,堆积着,好像是画笔下抹不开的一团。
大野智是一个人回家的。
也并不是说他从来就没有与别的人同行过,虽然与他同行的也仅仅只有那一个人而已。只是往往同行的路程之中只有对方单方面地在说话,他也只是会"嗯""是啊"这样简简单单的地回答着。渐渐地他的节目录到越来越晚,满天的星星代替了天空的火烧云,伴随在他回家的小路上。
其实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走都无...

【三日鹤】温德米尔之冬

早晨八时的阳光不偏不倚地在临时形成的雪山镀出亮眼的金色光边,几乎要与天空融为一体,向着山顶对焦时过曝出一片白亮;旅行者悻悻地放下相机,一片白茫茫之中站立的白茫茫的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肃杀的萧瑟的风刮得脸阵阵生疼,枯干的树枝立在雪地里,垂下死去部分可怜得陷进雪里。少有私家车辆通行的雪白小道上,陪伴他的只有慢悠悠的羊群,在他因焦躁而忍不住唠叨出声的时候平静又呆板地望他一眼。

实际上羊都是傻瓜吧?鹤丸看着那头羊似乎是失去了对自己的兴趣,已经开始埋下头用嘴撅起雪里露出的那一小撮草。

真无聊。他鼓起腮帮子,一脚踩进雪地里。

前几天刚刚下过雪,在别处的雪几乎已经融化的时候,铁栏围起的温德米尔的...

【快新】玫瑰色的你

*普通的快新学paro


小王子的星球上只有那一朵令他骄傲的玫瑰,我的眼里只有泛着淡淡浅浅玫瑰色的你。

窗外的风呼号着卷着雨水,也像是一层灰白的细密薄网,落在土壤里,落在花叶上,就这样兜住了整个伦敦。 

持续了好几天的大雾把窗玻璃结的严严实实,只留下夜晚路旁的街灯透出那么一点冰冷的橙黄的晕;侦探斜身倚在咖啡店的门口,轻轻地搓着手取暖,呼出一团团白气。 

雨还在下着,雾还未散;

“你没带伞对吧?”

 一把伞突然出现在头顶,遮住了沿着屋檐滴下来的雨水,迎面而来的车灯照亮一个的轮廓,雨水打在他的肩上,在黑色夜晚的迷雾中似乎还微微地泛着一层光。 ...

【奈因】贪生(1-13章完结合集)

*经小伙伴建议,这里是全文的下载地址→  http://pan.baidu.com/s/1dDjsca1


*全文2w6+,有轻微修改,感谢一直以来包容我拖稿的读者们.....也感谢催稿的小伙伴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或许我文手生涯中的第一篇长篇就要坑了(...



Chapter 1


“你是我的敌人。”


似乎还觉得这声明还不够强烈,少年又重复了一遍,伏在他的耳边,轻轻地;


自种子岛相遇过后他就没有再听过这话了;现在听来只觉得多生了一股讽刺的气息。


和平年代,存在什么敌人与友军。


他是一种病态的苍白;浅金的头发长到了颈窝还没...

【快新】Bang,bang.

*bang bang指的是枪声。


Don't take your love away.

 
 

 鲜艳的霓虹点亮每一角待死的植株,平凡人家的阳台上,他们的花花草草被不寻常的颜色掠夺了;深夜的沥青路面上留下一支抽过的烟,仍在散着模模糊糊的白烟,警官不耐烦地把烟蒂踩成碎末,黑色的烟草一下被漆黑的地面所吞没。
 “走了!”
 警官终于下了命令,搜查了三个小时也没能等到那个白色的怪盗从城市深处的羊肠小道里笑嘻嘻地走出来,派人进去查看也只剩下被丢弃的白色西装礼帽,蹭着黑糊糊的污渍。
 管他呢,反正今天基德什么都没能偷到。
 ...

四十分钟速涂的ヨナカ==我简直是弱鸡
mogeko castle的同好来拥抱!!

【三日鹤】在家里发现了怪盗大人是否搞错了什么

如同约定的那样,双十一我来虐狗了(笑

*キャラ崩坏…(

*作者脑子有病。

*如有雷同,真的只是巧合。


三日月宗近,男,现居第三新东…啊,不对,是普通的东京市。

今天是三日月先生的生日,他特意赶在了零点之前睡觉,这样就看不见指针跳向十二的那瞬间了。三日月尽管已经是大人了,而且距离十八岁也有些年头了,但在这种地方上意外地还是有点孩子气。当然他的下属从来不知道他的这一面,不然威严都要丢光了。

不过谁都不想要变老嘛,是吧三日月先生?

三日月醒的很早,远在天空泛出鱼肚白之前就已经醒了个透彻,再也睡不回去了,而床头的闹钟时针刚刚指向一。

十二点过了,三日月宗近又长大了一岁。...

【奈因】莫克姆湾的黎明

*第一人称叙述

*剧情狗血,请不要打我


我许久不见他了。


他原本就是一个低调而理性的人吧,即使面对我母亲的去世也如图往常,并没有说些什么;他是我的父亲,我的唯一的亲人。


他不是个冷血的人,只是太过于平静了;我的母亲是我父亲的发小,他们在很久以前就相识了,据说是我母亲先喜欢上的我父亲,在我父亲退役的时候,他们结了婚。


我的母亲陪伴了我的父亲一生,而她在不久之前去世了,因为癌症;在葬礼结束后,我才看见父亲的身影,他跪在母亲的墓碑前流泪,那只失去的左眼的空眼眶,是否也流出了泪水呢?


毫无疑问,我是爱他的,就如...

【三日鹤】禁色


华灯初上。

他向身旁的小个子借了个火。火光扑闪扑闪的,夜里头晃着明硕的光,像是漂亮女人的眼睛一样迷人致命。

天气转寒的十月,他把手缩在口袋里,问酒吧老板竖了跟手指:一杯Martini。

酒吧老板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沉默的习惯,也不多问些什么,端上酒之后便无所事事,看着深色窗帘后一对情侣在深吻。

电视上放着《卡萨布兰卡》,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无趣了,就开始注视着那杯没杯喝过的Martini杯子边缘放的一颗红艳樱桃,似乎是觉得摆放位置不够好,他又伸手挪了挪它的位置;一道长而深的伤口在他摆弄樱桃的时候从袖口露出来了——

那时的伤口还是很疼的,疼的都握不住鸡尾酒杯,有个人扶住了他的手,一双纤细的手,手的...

【三日鹤】联文企划预告

久等了!这是根据两人的名字罗马音Mikatsuki与Tsurumaru,每个字母衍生出一首歌曲,并以这首歌曲作为主题的同人创作!一共14位文手,18篇风格迥异的作品!有微博的文手将在评论下按照顺序at;18篇文会按照“Mikatsuki”和“Tsurumaru”的顺序在微博和lofter分两天发布!


我的微博地址:http://weibo.com/3939281114/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


置顶那条就是!



【三日鹤】薄荷

喜闻乐见的双向暗恋+第八字母
第一次写第八字母 不知道写的如何🌚


不清楚怎样看的,在AO3界面直接按proceed就好。
全文戳⬇️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60597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