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来,有人猜测,所罗门与示巴女王的故事或许还有后续;

(不过时间能不能对上还有待商榷)

有人认为,所罗门在示巴女王离开耶路撒冷后感悟了,并写下传道书;


:1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3:2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3:3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3:4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3:5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3:6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3:7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

关于所罗门与示巴女王:我是沙伦的玫瑰,山谷中的百合

所罗门在少年时继位,成为以色列的王,一开始便向众人展示了他的贤明;在那之后威名远扬,名声传到了阿拉伯,所罗门王在这时约是中年,传说中统治阿拉伯半岛的示巴女王听闻了他的传说,决定启程去耶路撒冷面见所罗门王。
女王带着三千名在同日出生童男童女,令他们身着紫袍,并在骆驼背上载了数不尽的宝石,黄金与珍贵香料出发了,女王给予的的财宝在后世流传甚广,时至今日仍有人寻找;
原本预计是三年,可旅途花了七年的时间,示巴女王才到达耶路撒冷;有风言风语盛传示巴女王是长着怪物蹄子的恶魔,所罗门想了各种方法来验证,于是他命人将地上铺满了玻璃,女王从未见过,以为是玻璃是河水,遂提起裙子渡过
暴露了脚踝,因此王确认了她是正常的人...

死与新生

破了一片幽冥,往尘世的方向走,

脚步声窸窸窣窣落在地面,未着鞋履的足踏着地面,踏起一些尘埃,

他走了许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有浮动的光影,不再分明的生死界线,红与黑的螺旋。罗马尼·阿基曼在无数个昼夜交替之后醒来,沉浸在电子之海里,一切还是初始的状态,身体刚刚恢复最基本的机能,他的耳朵得以听见声音,那些鼓动了的心脏跳动着,告知了生命的现状。

他是活着的生物,可目之所见依旧是混沌;侧卧在容器之中,他曾试图张开双臂,将手搁在壁边,一阵冰凉的触感,却困于一片狭小的领域之中,幽闭的空间之中容不下第二个人,尔后他听见了一些机械运作的滴滴声响,而它又坚实得如同机械铁造堡垒,或是幼雏困...

阿瓦隆的花园里没有玫瑰

△超级短篇,放飞自我,一整个胡说八道,恍惚。


它是王子的唯一,日出啼鸣时夜莺的血,交合的美妙之躯体,开在最北的沙伦平原,钢琴家的三千五百五十五支独奏曲,埃拉加巴卢斯的玫瑰,我从我的花园里采摘不到它,或许只得到露水;去往山谷踏了幽径,我得择一支野玫瑰,会我的爱人去。


梅林从理想乡来,捎了一支玫瑰。

想要藏一片叶子,森林是最好的去处;梅林悄悄地将之藏起,他所到之处常年有花盛开,怀中一片花香,玫瑰花藏进袖中,玫瑰香掩进花的气味里。

他来得很是时候,时至年末,迦勒底上下一片繁忙景象,不亚于世界角落里任何一位快活的贤者或一片快乐的土地,如同传说中巴比伦以南的土地上建...

决定不搞乱七八糟的id了,Axa=我,虽然不是每篇都记得标名字,但博客里的cp文(包括pink flamingos转载)都是我写的。
一个新的自我介绍,Axa就是我,我就是Axa,这个名字很中二说几遍不太好意思,但是请随意称呼👌✨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