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罗曼】阿瓦隆的花园里没有玫瑰

△超级短篇放飞自我,一整个胡说八道,恍惚。

 

它是王子的唯一,日出啼鸣时夜莺的血,交合的美妙之躯体,开在最北的沙伦平原,钢琴家的三千五百五十五支独奏曲,埃拉加巴卢斯的玫瑰,我从我的花园里采摘不到它,或许只得到露水;去往山谷踏了幽径,我得择一支野玫瑰,会我的爱人去。


梅林从理想乡来,捎了一支玫瑰。

想要藏一片叶子,森林是最好的去处;梅林悄悄地将之藏起,他所到之处常年有花盛开,怀中一片花香,玫瑰花藏进袖中,玫瑰香掩进花的气味里。

他来得很是时候,时至年末,迦勒底上下一片繁忙景象,不亚于世界角落里任何一位快活的贤者或一片快乐的土地,如同传说中巴比伦以南的土地上建立的王国。因此欢迎会也异常盛大,与新年会办在一起庆祝着双倍的愉悦心情,好像品尝双层的起司慕斯蛋糕;

罗马尼在厨房里忙活,帮忙准备新年会的餐后草莓蛋糕。他热爱糕点,或者说是人们认为他热爱糕点,也许是因为他把蛋糕送入嘴中的那时候脸上充满了幸福,眯起眼睛来,他的嘴里塞的满满当当,因此嚼起来异常费力,偶尔会有奶油沾在嘴角;如果很不巧的跑错了医务室吃,那么咕哒就会看见亲爱的医生坐在她的床上嚼嚼,形容起来挺傻白甜,但他快乐的像只温顺又笨拙的绵羊。

做蛋糕也要有吃蛋糕时一半的热忱,大厨如此教育道;在厨房里,卫宫可称为食物链顶端的男人,掌握一切打杂工的生杀大权,表现不佳者需接受惩罚,负责清扫厨余垃圾,基本是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做的。现代社会人人平等,罗马尼亦被分配了工作,并决心好好干活。他挽起袖子,卫宫的食谱摆在桌前先默读三遍。首先处理水果;洗草莓,去蒂,捏住后半段,用小刀切成截面漂亮的小块;不算困难的工作,罗马尼做起来却异常艰辛。梅林在他与小刀和草莓争执的时候进来了,满屋子是水果的清香味,桌面的水渍和切坏了的草莓忽略不计。

新年会使得大家忙成一片,各领了自己的任务开始忙碌,无心去打听厨房里发生了哪些,只有梅林清闲。他半倚在门框,不怕厨房里的各种面粉颗粒或者什么气味沾上白袍,魔术师大抵相同,在旁人看来都是神秘。这个时候他毛遂自荐给自己找点活干,并乐意在新年的时候为大家放烟火,展示一下威尔士风俗的独特魅力,

烟火的准备很快完成,梅林决定在新年会开始前都为他的烟火秀保守秘密,不透露任何细节;他准备了威尔士特制双龙烟火,分红色与白色,是当晚的压轴;阿瓦隆常年资源充足,还余下许多材料,足够制作十九支轮转烟火,用来开场可以调动气氛;迦勒底配备一座瞭望塔,打开窗户能观夜景,也足以将火箭烟花发射至天际,它飞得很高,然后会在天空爆裂成一片灿烂的景色,一缕一缕花火从某个焦点散开,落下,抓不到手中也握不住,像宙斯降下的黄金雨水。

梅林出来闲逛,路过厨房一片忙碌景象,顺道调戏罗马尼,在他头上撒下花瓣,如同神明施雨,尔后都变成花瓣状结晶体落在脚下,消失的时候带着漂亮的金色纤维。他的长袍里有那支玫瑰,变戏法似的,现在他把它拿出来了,那朵花是晨时摘下的,还沾了露水,花苞饱满花瓣鲜红,像是夜莺终于奉献了最后一滴血,一点不剩。

梅林,你来这里干什么?

罗马尼问道,心里知道他不是来帮忙的,也好奇知道他为何挑最忙的时候来找自己。梅林刚来迦勒底,大家都听过他的英勇事迹;知道他可预知未来或移动巨石,王在位时他是辅佐的最佳人选,可那些却无法帮助厨艺不精的医生度过眼前的难关。

罗马尼掸了掸肩头的花瓣,又重新投入工作,他不那么熟练地切着草莓,分出一点空余与他对视,

你带了玫瑰? 

人类的关系复杂性难以用三言两语来形容,梅林来到迦勒底,仿佛早就认识罗马尼,知道他喜甜,知道他会翘班补眠,而整个迦勒底最近在为了新年会而忙碌,罗马尼被抓去当“苦力”,整天苦不堪言。当梅林熟练地找到自己的房间时罗马尼十分惊讶,以为他通过千里眼stk,一度认为大魔术师的真身是偷窥变态狂魔,殊不知其实这些他老早告诉过某人,只有自己自己蒙在鼓里。梅林享受这样一种与人相处的新鲜感,尤其是罗马尼,因他每天都会带来惊喜;名为罗马尼阿基曼的人物,他的感情十分可口,仿佛苹果蛋糕中隐藏的焦糖夹心,或者是果冻里的樱桃,新鲜感使你的脑子分泌出多巴胺,起初罗马尼心有不甘,不情不愿,尔后很快便沦陷;而这样一个蜜糖陷阱也落进他的茶里,像蜂蜜流进牛奶里,坠入名为爱情的梦中。

魔术师有千里眼可观世界,而他得知玫瑰花是情人会献给他的最可爱的礼物;

玫瑰有象征意义。它代表爱,代表性,一种执着;是美与放纵,许久之前罗马帝国的奢华曾放任它肆意生长;皇帝命令奴隶从花园里摘来大量的玫瑰,取下花瓣铺至举办宴会的池中。宴会盛大,有美酒美人;神明吹来一阵微风,那些散落的玫瑰花瓣掩住口鼻,爱人们在亲吻中窒息了,有人沉迷于爱情之魔力,因此溺毙于玫瑰之海。

梅林尝过千奇百怪的情感,知晓它们的滋味,而那之中却独独缺少了爱情。阿瓦隆的花园里有百合,有凤仙,或许还有着那么些叫不出名字的,整天开放在他走过的路上,有妖精们帮忙培养。

但阿瓦隆的花园里缺少玫瑰,甚至缺少它的荆棘丛生。玫瑰是被荆棘刺坏了的阿弗洛狄忒,那一些花朵由她的血液滋养,然后生长;亦是粘着血的尖刺在夜莺胸口胡乱涂抹,会杀死不忠的情人,一支恶极了的吸血之花。

新年夜前他第一次被感性的头脑趋势了,应当为爱人采摘一朵生于沙伦平原的玫瑰花;他在清晨出发,离开了世界尽头的花田,徒步走去某片遥远的土地,寻找一朵玫瑰;他走了很久,年末的时候才采摘到它——那一朵能够永生的花朵,由他的魔力来滋养,他的血做养分,他的心来栽培,代表了爱情的美好,经人事的沉沦,埋葬了的血与泪,以及常伴脚边的荆棘。 

对我来说爱情比死亡更遥远,他无数次声称,而这次也相同。可早晨他摘取了那支玫瑰,像他曾经重复了许多遍的幻术或者戏法那样看起来那样美妙,

当他决心为他去找一朵玫瑰,即是爱情的开始。

梅林准备邀请罗马尼去看今晚的烟花,而衣袖里的那支玫瑰作邀请的礼物,

“罗马尼,这支玫瑰是献给你的。”



End.

评论(4)

热度(132)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