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罗曼】糖霜,草莓与流心挞

△ @ジャム 和 @kusanagi 点的梅林罗曼

△有终章剧透,并且掺杂很多个人理解和脑补,欧欧西都属于我,但如果能博大家一笑就太好了。


罗马尼阿基曼医生习惯于在醒来后小酌一杯。小酌不指酒,而是不列颠人的特产,加奶和方糖,盛在迦勒底特制芙芙变色马克杯中,遇热水则显现出beast的爪子肉球和毛绒绒的尾巴,堪称一幅十分具有威严的画像;罗马尼站在窗口喝茶,一边试图驱散彻夜工作的劳累和早起的疲惫,此情此景催人泪下,咕哒每天早晨路过医生的房间都看到他在喝茶,披着头发没扎起,很是倦怠的模样,回去便和玛修评价说他是一个“单身的寂寞喝茶老人”,罗马尼每天工作勤恳,终于在从者之中的口碑有些许改观,此话一传开,大家纷纷来慰问,来给他送各种驱逐劳累的东西,并且成功说服卫宫为他特制一份草莓甜点。

医生从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能够带来如此大的影响力,小至童谣小姐的一颗茶会糖果,上至变动了的食堂菜谱。昨夜的手制草莓挞盛在银盘中送到他房门口,草莓紧密地码着,切得整齐色泽鲜艳,撒着糖霜,放几小片薄荷叶作装饰,浇着一层亮晶晶的糖浆,是他最喜欢的做法。用银刀切开松软的挞皮,内侧烤地恰到好处,一片金灿的焦黄色,草莓挤压成天然果酱,粉嫩的颜色与马斯卡彭白巧克力一并流出,浇饰了糖浆,沾取一些内馅流心再送入口中,从舌尖的味蕾扩散出的绝妙甘甜分三步:糖霜,草莓与流心挞。

享用甜点会使人心情大好。顺着打开的窗户望向远方的雪山,太阳刚升起,还掩在一片浓厚的云层之中,现在时候还早,不到工作时刻,名副其实Breakfast at Chaldea。罗马尼喜欢看电影,对于黄金单身汉而言,电影可以制造一种浪漫的情结,尤其是老电影。霍莉小姐的房间里有只灵巧的猫咪,清晨作家来敲她的门,但电话藏在箱子里。咚咚咚,三声敲门的声音,电影正演到男女主角的相遇,会在清晨找你的是未来的爱人,罗马尼有一些被浪漫融化了的思绪,他走去开门,忘了想一想是谁这么早造访,叉子还没放下来,草莓留在口中,显示屏里来人和善地和他打招呼,打开门,外边站着一个挥手微笑的梅林。

认清现实吧罗马尼,他兀自在心中失落了,会在清晨造访的永远不是爱情。

梅林不久前来到迦勒底,好像荒地里降下甘霖;召唤室里常年一片幽蓝,好多个月没有闪出金光,仓库里堆了各种魔术道具,就是没有一样派得上用武之地,因此他的到来实在凑巧;咕哒高兴极了,和玛修站在召唤室外与他攀谈,再叫来罗马尼与她分享喜悦。在乌鲁克的时候罗马尼对他不算友善,具体形容来说就好像有人生前欠了你一大笔钱。可梅林见到他仍旧表示友好,他们对视,一双眼睛含着笑意,他走上前来,说我依旧记得与你一起在乌鲁克的经历的那些,道得很是暧昧,一边伸出手来与他握手,罗马尼低下头来接受他的友好的招呼,看着他皮肤白净,眼睛像紫水晶,有些好看,脚底还生出花儿来;

握住手时有那么一些温暖的东西流进心里,罗马尼向来心善,突如其来的skinship搞得他忘记了原本准备好的不那么友好的吐槽,尔后很不好意思开口说没有没有,我只是在屏幕后边搞一搞支援而已。

后来他明白梅林就是这样的家伙——习惯于用话语制造浪漫,好像那些身经百战的爱情电影男主角们。这个定位匪夷所思,罗马尼对梅林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他自我解读,或许这些交流中更多的是同为聪明人的同类相斥。他仔细想来,对方是在传说中流传千古的不列颠大贤者,没有什么刻意为之的威严感,但偶尔遇见贝狄威尔对他毕恭毕敬;前同事对他那样尊重,大约梅林身上也是有什么目前自己还未发觉到的闪光点;后来罗马尼找到某种解释:贝狄威尔为人温厚,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地好,包括梅林。

早餐的时候梅林来打扰可以总结为必然事件,换一种形容,罗马尼的房间属于迦勒底绝地逃亡故事里最后的一片绿洲;最近的迦勒底资源还算得上充足,咕哒每天拎着金苹果与种火来回奔走,逮着梅林就往嘴里塞,一看就是召唤前做足了准备,除此之外还有那些看起来就奇形怪状的齿轮与心脏堆在房间门口,御主亲自上阵,命玛修扛着桌子在门口堵着,实在不行可以开宝具,亲手喂着,让他吃了不少套餐;罗马尼不能想象味道如何,但他可以断定那些东西就算是奇美拉也不会觉得好吃,仿佛素材界的盐腌鲱鱼罐头;

对此,总结只有一句话:爱是好的,但爱得过于沉重会给人负担。有一段时间咕哒找他做心理辅导,坦言说自己也许有预知能力,总能在梦中看到召唤室金光闪烁的场景,应该是快要脱非了;不巧罗马尼很是实诚,十分诚恳尽责:你那都是幻觉。久逢甘霖,当然如此珍惜;最近没有人看得到梅林在某处停留超过十分钟,他逃跑的技术实在是高明,本身人设如此特别,藏起来却找不到蛛丝马迹,可以称之为掌握了气息遮断的真豪杰;

罗马尼暗自怀疑是以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情景,身为半人半梦魔,梅林命中犯桃花,总被描述成不得善终,而他确实也风流,在塔里度过了相当悠久的一段时间;大不列颠亚瑟王传说中的那个什么摩什么根,还有湖中的妖精小姐,可以和兰斯洛特卿的悲痛情史并列,人尽皆知了。

罗马尼姑且在脑内梳理着混乱的情史,试图深入研究不列颠人民的八卦心理,常言道不复杂狗血的剧情怎么会有人口口相传,津津乐道千百年——这时候梅林开口了,

你知道么,罗马尼?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时候医生发现他已经非常熟络地拉好窗帘坐到了床上去,并且在拉了窗帘后变得昏暗的房间里笑得很别有用心。别有用心真的指“别有用心”,不是什么好的方面。梅林一说话,罗马尼心中顿生疑惑——你应该是梅林,你为什么在这儿,你要到哪里去?你为什么和我好像很熟的样子?如同永恒的哲学命题。一会儿他反应过来,咕哒经常路过他的窗口,时不时瞥一眼,偶尔会看见他浏览偶像主页的样子,可以说对他最不想暴露出的生活习惯都了如指掌,不会想到梅林藏在这里。罗马尼甘心将床让出去,自己坐在椅子上,穿着睡衣披着头发,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他俩没有什么话题,但梅林饶有兴趣地坐在床上盯着他,如同初次面对面那样视线炽热,让他想起紫水晶;罗马尼回想了一下人类社会中常用的客套话,发现也不好夸奖他眼睛好看,之后两人面面相觑,气氛十分尴尬。

最后还是罗马尼开口,率先打破沉默:那个….那些心脏齿轮好吃吗?

梅林一脸坦然:我相信就算是乌鲁克以北最饥饿的奇美拉也不会觉得它好吃的。 

对话就此陷入第二次沉默,罗马尼认生的本领更胜一筹,拘谨地低头掰着手指,像个窘迫的女子高中生;梅林终于起身来,顺便收起玩味的眼神,轻松地向罗马尼搭话,原来他真的在享受那一些尴尬:我该走啦,谢谢你收留我,听说你工作辛苦了,请好好享用早餐;这时他一阵如梦初醒,明显与梅林没有很熟,突然想起书中所云各种沟通技巧黄金三定律:天气怎么样?吃了吗?要一起吗?他慌慌忙忙站起身:现在时间还早,要、要一起吃早餐吗? 

梅林靠近他,眼中盈满笑意,拾起他的手送上一个吻,吓了罗马尼一跳;

谢谢你,他说。

“我已经摄取了足够糖分,你的情感很美味。是融于舌尖的浓郁甜香,很像草莓挞上的糖霜。”

罗马尼一头雾水的接下他的赞赏(如果被形容好吃算是赞赏的话),顺便被吃了个豆腐。尔后他终于明白梦魔的能量来源是人的情感,那一些不明所以的热情视线或许可以比作进食的过程;罗马尼心情复杂,好像终于明白梅林是怎样的性格,而他另外花了许多时间来理解原来自己只是一块顺便被吃的豆腐,实在是令人生气,但他气得没有什么威严,很有些自己和自己闹别扭的模样。罗马尼阿基曼先生不是笨蛋,但他知道自己在情场上演练太少,不算从前的成就,论风流是必败无疑的。

 

往后罗马尼回忆第一次与梅林交手的经历,自我总结为一场“愚蠢的失败”,令对方大获全胜。爱情难以预测,他无法做梦醒来便得知:今天我会遇到我的命运之人。但梅林却好懂得多:梦魔靠本能来行动,就像饿了要吃饭,在这些程度上他的人性也得以显现,那一半人类的本能亦包含爱与性。

在那之后梅林经常来找他,只不过借口不一样了;是祸躲不过,咕哒联合达芬奇一起设下陷阱,待落网之后给梅林塞了个大满贯,勉勉强强到达最终再临阶段,让他第二天都得撑着法杖来上班,令他说王的故事,又拉去修炼场并且比孔明还要晚归;罗马尼认为他罪有应得,吃瘪的样子很难见到,一切都是伟大的令咒,效力非凡;他在幕后笑得捂着肚子喊痛,很没有什么风度,成功收获咕哒的一个白眼。

认识他这么久,本性也暴露无遗,他热衷于罗马尼,好像他是他的猎物,他的情感中有着取之不尽的甘甜,而罗马尼被亲吻的时候他会收获双倍的甜味。

拥抱用来相互取暖,亲吻可以模拟爱情;尽管本人抗拒,梅林仍旧很快将罗马尼睡到手。梦魔是人类最理想的模样,梅林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他的虹色长发披散在床单上,他的唇瓣之间有花朵的香味,理想的对象会激发出多巴胺和爱情,

很快,被压在身下的罗马尼开始无法拒绝自己的本能,他的瞳孔放大,他的脉搏加快,他的呼吸变得不规律起来,吐息之间充溢了甘甜的滋味;情感是一种不稳定的不利因素,只因为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从前他有着与人类同样的本性,却缺少一种令心跳动的机能。

如今他开始享受亲吻,享受指尖发间的酥麻快感,那些留在他枕上却不属于他的气味。他的生命中有第二人介入,成为人类是美好的,某一瞬间他被牵动了心弦,吻得更加动情,从舌尖向下,分两步呼唤大魔术师的名字。

夜半酣时世界都陷入沉睡,罗马尼闭上眼睛,不可避免地被牵到梦境的最里侧,有双手捂住他的眼睛玩捉迷藏,可他一下就分辨出是谁:他的袖边有花的香气,

于是他说,梅林,请你让我看一看眼前的世界。

于是遮住视野的两只手拿开了,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天朗气清,一片幽静,身着古老的华服,赤脚踩在柔软的草地,绿意盎然,他的手中握着野百合,站在草原中间放牧群羊。

这是个有阿佛洛狄忒点缀的世界,因此一切皆美好,不存在纷扰,他的内心很平静,梅林站在他身后,嘴角挂着笑容。

可罗马尼知道他的笑容毫无意义,就像他不懂品尝人间任何美味,那些足以刺激味蕾的只有情感…各式各样的情感,快乐与悲伤,拒绝与服从,新生与死亡,都能咀嚼成不同的滋味吞吃进腹中。有恶魔在耳边低语:梦魔是贪婪的,他的承诺只在床上奏效,他的情话只搁在枕边说,可那无一不成为他所认定的真实;人类最愚蠢的错误在于相信梦魔的呓语,一阵风刮起来,罗马尼衣服上坠着银饰,它们叮当作响,

或许“罗马尼·阿基曼的名字不再适用,那是圣杯给予的名字,此时揭露真实他应当恢复那最初始的模样;

早知道他有千里眼可观世界,也有秘术进入人的梦境,梅林和他被卷进漩涡,世界向他们展示了一个最怪诞的梦,群羊在奔跑中逃散了,雪白的羊毛被涂绘成云朵,再被染上阴天末日独有的灰暗沉重,

十枚戒指皆碎裂,沉睡的王被推下宝座,在最尽头的关闭了的理想乡不复存在,他们享有同一个梦境,看到了那梦境中崩塌了一座塔,飓风席卷的那一方小小的花田,瞬间将世界都夷为平地,文明被根除,天地间一片纯净,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这是惩罚。你本不该拥有爱情。

很早以前他将自己关在塔中隔绝人世,爱情是梦魔的与生俱来的诅咒,那一种永久的寂静,将要伴随他,并且不死去。因他在世间与人产生羁绊,不再享受孤独,那一种甜美的糖霜与草莓的滋味来自爱情,一种转瞬即逝的东西,但仍给他带来快乐。

所罗门睁开眼睛,神明抚摸过他的额头,并告知他你将踏上旅程。

不应该有爱,不应该有恨,你该平等面对众生,不悲不喜。

可是他说,爱情是你不能逃避的事实,即便无情如你我也有相爱的本能。

因你在世间有了羁绊,你不是孤身一人。你使我快乐,我亦能使你得到满足,面对它吧,面对与生俱来的诅咒,面对眼前的荆棘丛生。

梦境与现实相反,乐园不会毁坏,而有你在的地方就有希望。

对梦魔而言,融化在齿间的情感美妙绝伦,齿间亦泛着甜香,具体形容,很像是被命名为草莓的那一种水果,长相小巧可爱,淋上金黄色的枫糖浆,放入嘴中一口咬下,便爆发出酸甜相间的汁水来,而那属于自然的水果清香与人造的糖浆相辅相成。

因爱情的味道是甘美的草莓芝士流心,迦勒底迎来第无数个白天,罗马尼将醒来,并告知他的床伴,

可能很早以前他估算错误,爱情的确会在清晨降临。



End. 

 这个黑心的咕哒基本是以我为原型,梅老师天天加班,不许跑。

评论(11)

热度(218)

  1. ジャムAxa✨ 转载了此文字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