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Annabel.

△ @百鬼夜泠 和   @ジャム 点的双黑洛丽塔paro,依照《洛丽塔》原作设定和剧情,请谨慎阅读

△BGM:Lana Del Rey_Cola


 

I got sweet taste for men who're older

It's always been so it's no surprise                           


 ↓↓↓


车子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路况不佳,周边一片灰蒙蒙。

这是多少个平凡的起雾的周二,我开着我的小车在乡下的窄路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经过一片青色的牧场,那儿空无人烟,只有堪堪的几只羊,堆在那一片清爽的绿色画布上,它们松软的毛中藏着盛开的荆棘与百合花,我手中有他的糖果,我的手边系着他用于扎起额发的发带,

我在这里怅然若失;他最终还是离开了我——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

少年容易厌倦,即便再好的风光也无法将他挽留。最后的一刻他令我为他点烟;他斜倚着车身,一支烟在唇间,于是火光捕捉到烟草末端便即刻开始迅速燃烧,国道旁风尘肆虐,将烟雾也卷得歪斜;我不记得那烟草燃烧后的景象,一回头便空无一人,我的少年再也无法回到怀中。

可能他不为我心动,可在我之后或许有许多的人愿意为他倾倒,他是美好的少年俄里翁,或是在水边凝望着倒影的那尔喀索斯,他自杀死后,血液喷洒的地方会长出美好的花儿来。

那时他把手伸到我的眼前,锻炼出来的漂亮肌肉,手臂白而纤长,看得见浮动在下方的青色血管,有一些擦伤,那是属于十四岁少年的勋章,
十四岁的那位少年,他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我小小的“安娜贝尔”;我念他的名字,中原中也,将唇闭上,接着念出一句呢喃,那一些轻盈跳跃的音律,像是我亲吻他的指尖宣誓臣服。
在这天的下午,阳光正好,昨天刚下过雨,毗邻一片树林的木头小屋里充溢着一些清新的树叶气味。我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嵌在波斯王宝弓上的蓝色宝石,有海在其中浮动漂流。他的唇鲜红,渔夫在深海里捞出珊瑚,献给王上装饰他的宝石,或许也不如他的那样鲜红。
白天的时候他是我的孩子,伸出胳膊来等待我给他留下印记,我拿起笔,给他的漂亮肢体纹斜体的英文。晚上的时候他是我的情人,拥在怀中,那一株小毒藤上结着果子和花朵,或者是山谷里开的野玫瑰,得用钻石来交换,然后亲吻着吞吃进腹中。

夏天的时候我见到他在后院休憩,修建了月桂与鸢尾的花园里有妈妈最自豪的Lo。我与他母亲相识,我曾是她的房客,而我在那时见过他。

安娜贝儿带着帽子,在海边穿着白色亚麻长裙,洛的纯白衣衫濡了一层水汽,暑气未消,而中原中也坐在小喷泉旁乘凉,湿了一点白色的衣角。

他坐在那里,微微低下头沉思,或者是困倦了在打盹——环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小恶魔”一样的气质不散去,我看见阳光下他的睫毛染上一层金边,嫌麻烦扎起的小尾巴恣意生长,神秘,粗糙的修饰,有一种神秘而精致的美感,舞者的七层薄纱上坠着铃铛,跳起舞来叮当作响;也许这是个可怕的事实:他对自己的美一无所知,而当他看向我时,也不知该掩饰住自己的美好来;他对我表示友好,某一抹笑容浅浅的融化在风里,接着很快变成鬼脸,蝴蝶停留在手中栖息,留下一些鳞粉。

如果将中原中也混进同龄的人群中,直觉敏锐的人或许会认出他是早熟的那个;母亲带着他背井离乡,单亲家庭使他过早地接触到现实的残酷,而小中也在学校不好好读书却惹人喜爱,在情人节那天抽屉里塞满了巧克力。连最高傲的女孩子都红着脸送给他情书,躲在草丛中偷偷看他,爱他的人像多米诺那样为他倾倒,有一种致命的魅力从那样的蓝色眼神里发散开来,他对我显示出一种别样的喜爱,就像他同别人宣称的那样——“我更喜欢年龄比我大的那些老男人”——他的情感像炎热夏日里也不融化的蓝色果蜜,那样的喜爱使他将唇贴上我的脸表示亲昵,可他的手冰冰凉凉的,贴在我的脸上像冰块,那些吉卜赛人献给古老家族的,最初始的礼物,或者是融化的香草雪糕,香甜的,他稚气未脱。

天气稍热了一些,我仍去他家里做客,他母亲邀请我观赏新修建好的花园。花园稍有变化,加装了一只藤条编起的秋千,足够三个人并排坐着,母亲招待她自己与我一杯樱桃酒,冒着漂亮的红色气泡,中也刚满十四岁,母亲丢给他一罐可乐,因为他处于刚刚好能够享受可乐的年纪。夏日午后,我与中原太太的聊天并不很尽兴,她说,我们预计在秋天的时候去湖边野餐——正好是小中也开学的时候,他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中也对他的母亲做起鬼脸,惹得她不悦,并警告他不许再拿这样的表情对着自己的母亲。

电话尖锐的响起,暂时中止了母子间的对立,中原太太将酒杯搁在一旁的小茶几上,她爱好标注1号的红色唇膏,总留一些印记在杯沿上,她还习惯用那样的薄情的红唇吐出烟圈,却禁止自己的儿子碰烟盒;

现在她出去接电话,秋千上留我和中也坐着;我们都等待着这个女人的缺席——我不在意她说的什么;中原太太,一个典型的中年女人,她涂红唇,指甲留了月形的红色,并且她酗酒,带着自己的儿子独居。我知道她意有所指。

中原中也同样也不安分了,他是叛逆的不孝子,莫德雷德向父亲举剑,他以尖锐的言辞回应他的母亲,并在学校变本加厉;

因此我知道他早已享受过酒与烟的滋味,趁着他母亲接电话的空档便空了酒杯;他的轻软的唇贴在口红痕迹上边,举起酒杯一口饮尽,有冰块融化了的水顺着杯壁流经他的指尖,阳光下的轮廓闪现出的光芒无与伦比,

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是个恶魔。

我看他的眼神不同寻常,并不是个长辈抑或是父亲的爱,可他的的确确地成了我的孩子。可怜的孩子从小失去父爱,或者是母爱,需要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来抚养长大。他是个问题儿童,父母去世,而所有的不良行为都占了些:翘课,打架,喝酒,偶尔会抽烟;他在夏天的时候与朋友们嬉戏打闹,不知哪个孩子没轻没重给伤了眼角,我见着他的时候身边立着一只贴纸斑驳的行李箱,载着枪炮玫瑰,涅槃与安魂弥撒,还有一把吵闹的吉他。

临行时他戴了一幅海滩边的心形太阳镜来遮掩伤疤,但换了一条黑丝带来扎起过长的发尾,以此来纪念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刚刚逝世,书面报告上写明原因:遭遇车祸。中原中也正在学校,我接他去警局认领尸体,

作为他母亲背井离乡后唯一的关系人,我去通知死讯。他翘课,坐在空教室叠起的桌椅板凳上,叼着一支浅绿色的女士烟,前一天他刚刚从母亲的卧室里偷来,精致的白色盒子被胡乱捏扁了塞在制服口袋里,露出小半个尖锐的角,抽出来一股薄荷的香气。

中原中也在一片好闻的烟草气味中流下眼泪,还好他哭泣的时候像个孩子。

葬礼结束,学期也结束了。中原中也不再去学校,他的父亲说他需要四处旅游以静养,抚慰丧母的心痛。车夫将他的行李都搬上车,中原中也把脚翘在前座上,他嚼着糖果,

许久的试探与沉默终结后,中原中也终于灵巧地爬到副驾驶座来,陈旧的皮椅经受了年轻、有活力的折腾后开始吱吱呀呀;中也嚼完了口香糖,他的发色鲜艳如橙汁汽水味的玻璃糖,但刘海太长了,于是他粗略地将那绺用小夹子束在头顶,

你可以带我去科尼岛,整顿完毕后他对我说,

我应该在那儿度完我的暑假。

中也对于生父没有太多亲情。究其原因,他的生父生养得随便,随他到外边翘课玩耍,偷鸡摸狗,至于与坏蛋狼狈为奸;而他恶人有恶报,和母亲一样事故死亡,结局皆大欢喜——他同我说,握着一支香草冰淇淋。

你真是个好继父,你会带我吃冰,他说。

西海岸是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我们约定好下个暑假去长岛环游,也去科尼岛,我会请他去“纳森”,而他同意和我坐摩天轮。

约定好了,他第一次坐上我的车子,要求我帮他做事;年轻气盛的中原中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以后或许也会成为不折不扣的恶党;可他摘下太阳眼镜,露出半边狡黠的双眼,闪耀着如同星辰,漂亮的眼珠胜过希律王阁中珍藏的蓝宝石,耀眼过恺撒的赠礼,蒙在所罗门王的亮黑色幔子下熠熠发光,中也向我伸出手来,

我想我们可以做点很酷的事情;

于是我拿着笔在他手臂的白皙皮肤上涂画,为某一个将要在他手上维持到永远的纹样图案而踌躇不决;他的纤细手臂在我手中,稀世的玉石那样冰凉,生怕我掌心的热度或许得将他融化。他在催我了,他高高在上,坐在加绒的毯子上,漫不经心;

我跪在他之下,有幸将他的手包裹在我的手心,掌纹里划着风月,并在脉搏之上以我的手纹Nabokov的名字。

 

 

End.

 

 

Annabel:Annabel即安娜贝尔,《洛丽塔》中亨伯特的初恋情人。

荆棘与百合花:出自圣经雅歌。“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百合花在荆棘里。”

那耳喀索斯:“自恋”的语源。俊美的少年那耳喀索斯爱上了自己的水中倒影,无法从池塘边离开,憔悴而死。他死去的地方长出了水仙花。

珊瑚,宝石与波斯王的宝弓:出自《莎乐美》。“您的嘴唇像是渔夫在破晓的海上所寻获的血红珊瑚,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血红珊瑚!……它就像是莫比人在矿场中挖出的朱砂,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朱砂。它就像是波斯国王的领结,以朱砂染色,再以珊瑚嵌饰而成。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鲜红的嘴唇……让我吻您的嘴。”

“爱他的人像多米诺那样…”:出自Lana Del Rey-Lolita. ‘It's you that I adore, though I make the boys fall like dominoes’

“我更喜欢年龄比我大的那些老男人”: 出自Lana DelRey-Cola. ‘I got sweet tastes for men who’re older’

樱桃酒:Cherry schnapps. 出自Lana Del Rey-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 ‘Drinkin' cherry schnapps in the velvet night’

标注一号的红色唇膏,月型红色指甲:1号唇膏指YSL Rouge Pur Couture Lipstick 01,正红色。指甲指1930s Half-moon manicure,油管上有很多教程视频,具体参照Dita von teese。以上两点都是复古式装扮的经典元素;洛丽塔母亲的复古装束参照Lolita 97版Charlotte Haze。

心形太阳镜:Heart-shaped sunglass.出自Lana Del Rey-Diet mountain dew. ‘Baby put on heart-shaped sunglasses,cause we gonna take a ride。’

载着枪炮玫瑰,涅槃与安魂弥撒:Guns n’roses, Nirvana和Lacrimosa。三支摇滚乐队的名字。

科尼岛:Coney Island,位于长岛最南端。也在LDR的歌词中出现过很多次

希律王的蓝宝石,凯撒的赠礼:出自《莎乐美》。

所罗门王的幔子:出自圣经雅歌。“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

Nabokov的名字:纳博科夫,《洛丽塔》的作者。据说LDR在手臂上有一枚纳博科夫名字的纹身。

*作者才疏学浅,爱好是四处捏他,只浮于表面不够深入,非常惭愧;同样也爱好LDR和她的洛丽塔情节,厨力放出。大噶看看就好,不要笑话我啦。



评论(11)

热度(56)

  1. Xa_AXa_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ink Flamingos
    备份
  2. 🍰Xa_A 转载了此文字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