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レオ】向死

△英レオ,请注意避雷。


我与月永レオ是邀请一同赴死的孽缘。

我们生来就是要去赴死的,但很久以前我觉得自己见过他,落日红霞,他是少年国王——意气风发,无与伦比;途径三途川的时候我见过那双绿眸,是从地狱来的使者给予的翠绿色毒药,像极了他的眼睛。
我遇见他百次千次,直到有死亡的黑色的羽翼夜深人静时抚弄我的脸颊,他给我那颗颜色艳丽的毒药,看起来像只弹子球——他说你要服下它,然后去赴死。

使者先生弯下腰将装了那颗毒药的木头小匣子递给我,他弯腰的时候我从发见瞥见那双绿色眼睛,实在是好看,我想撩开那些凌乱的额发好好瞧瞧,可我伸出手去只碰得到那一颗毒药。

尔后我将他当做是一场空梦,醒来时我的手中理所当然也空无一物。

正逢一个繁忙的周日,又恰是三连休后结束的最后一天,医院里多出了不少醉酒了磕伤自己的病患。医生说我的情况相比前几日有所好转,也勉强可以直立行走;于是有人替我拖着点滴架出了病房,病人应该积极康复;周末的人流中我瞥见某颗橙色脑袋,脑后有个扎得颇为随便的小辫儿,头发过长有些恼人,

在学校碰见的机会并不多,或许是因为我身体欠佳,一直缺席,而他亦不可捉摸,总被灵感趋势着,最后又销声匿迹。月永レオ与病态的地方格格不入。我从不懂他的来意,也并不知晓为何在这样一个充斥了病怏怏陈腐气味的地方得以看见他的身影,活泼的很,一点也不似病人,他站在离我并不远的地方,我停住了脚,他正与别人攀谈,或许他一转头亦会看见我。

月永レオ在年前来看过我,也许只是顺路;他来后不与我谈话,而只是在墙壁上在病房里涂涂画画,留下杂乱的乐谱作为伴手礼,或许是专门来捣乱为我徒增烦恼,他来得唐突,一如他每次突如其然的现身,总使我预想不到。

我想起那双在三途川见到的绿色眼睛,终于恰巧对上他的视线,因此我看见他眉头微蹩,眼珠像玻璃糖球,刘海乱糟糟地遮了一半,他停下笔来——你干什么?

没什么,
或许我只是在梦中见过了你吧。

我停驻得太久了,引得替我提点滴瓶的那人也问——那是少爷认识的人吗?

算是吧,我点点头。

您需要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吗?

我在梦里或许见过他百次千次,我梦见自己行将死亡,远处站了一个月永レオ。

他是最不会对我微笑的,他有了广博的爱,只是不会献给我他站在漩涡中心,冷眼旁观对我献媚的人群;我仿佛能看到他走上台前,戳破纸面,

——真是玩具一般可怜的人生啊。

不必了,最后我听见自己这样说。

我们生不逢时,偏偏在和平年代里,他与我对峙,眼神坚毅,如若是五百年前的战场,而他刚刚走出教堂向神明宣誓胜利。

我必输无疑。

于是某个晚上我又做梦了,我梦见那个与他极相似的使者先生,他来找我,身着黑袍,稳稳的坐在小舟的另外一头;他令我平躺,双手叠放在胸口,后背浸了冷水。我的耳后触及冰凉的河水,有彼岸花朵漂浮在耳边,只是因为我目及一片深红。

我穿了殓衣,有水沾湿衣袖,眼皮沉重,有死亡的花朵在那里扎了根,是罂粟吧,或者是奇怪颜色的花朵提炼出那颗毒药,冷水侵蚀五感,好像有什么正要消失,我变得轻飘飘,可殓衣欲渐沉重起来。
我改变主意了,使者先生说;他的声音悠悠地传入我的耳里,我分不清他的声音是稚嫩成熟亦或者沧桑,
但它毋庸置疑是清亮的,像他舞台上的歌声,回荡在并不广阔的天地间,于是我抬眼看了看死亡的景色,纸灯笼飞上天空,火一样燃烧着,有那座鸟居近在眼前,红彤彤的一片人间灯火,我就要死去了,使者先生划桨,跨越生的边界线越来越近,有地狱等着小船把我载过冥河,
我改变主意了,使者先生又重复了一句,他停下手中划桨的动作,
我允许你带着其他人一起赴死。

有一阵风来吹散了池水,我从三途川的倒影里看见了他的名字,还有他的眼睛,最后是脸。月永レオ在一个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独自坐着,他的绿色翡翠黯淡无光,我曾有无数次想要触摸的糖浆色发丝凌乱,眼神执拗,我透过三途川的河水目见了赤裸的国王。

于是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了,有一种温柔拥抱了荆棘缠绕的玫瑰,而它不断延伸,化作声音回荡在了那个我再也无法触及的人间——月永君,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他抬起头来,一如我在病房里恰巧对上他的眼神。我想我是在他背后默默注视了多久——或许是五百年——才能换来这样一次短暂的相视;有些人需要花五百年才能遇见,我的生命不及那样长久,可他如此轻易就找到我,

世界上再也无药可救你的病。

月永君如是说。

他的眸子绿盈盈,足以穿过三途川的河水并倒影过来,我还看见他的八重齿,尖利的,像是小雏狮新长出的獠牙。
有点可爱,我想。
但他说话了,毫不留情地,我想他凶狠的样子更好过可爱;清亮的声音甚于银色刀俎,不削下皮肉,而更能将我推入镰仓黄昏时的断崖冷海。
河水悠悠没过额头,目见一片苍蓝,有一只手划破流水,拨开乱发,我直视他的眼睛,
不,他出声否认,他对我下了死亡的宣判,

你就要死去了,

眼神变了,变得决绝又动人;

我来为你送葬。




End.

△整篇是一种走马灯带来的幻觉,将死之际的执着,没啥逻辑(大哭)上课打着瞌睡写完的

评论(2)

热度(63)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