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レオ司/司レオ无差】荒年

△レオ司/司レオ无差,司司视角第一人称。


年少时我爱过他,像是挠着一只小猫暖洋洋的肚子,太阳西沉,我爱他胜过全世界的生机盎然。

他用手指捏起一小片苹果,中心镶两片黑色果核,白色果肉赤色果皮,汁水顺着他的胳膊流下来,他右手奋笔疾书——失掉这一刻就会失掉这世界;

我说,Leader你快把苹果吃了吧;

午休时间我过来看他,也顺便带来大家给的伴手礼。前些日子他摔下舞台,众人都吃了一惊,唯独他本人浑然不觉,住进医院后倒是拿这次疼痛经历写了两首曲子;他说痛觉也是我的inspiration哦不要小看它——我看他在病床的小桌子上画着音符,或许之后又得赔一些损坏公物之类的费用吧?

他不疾不徐,亦没理会我,手指却不停,笔尖在纸上划出漂亮的音符,
苹果不吃的话就要发黄啦。
曲毕,他在纸面上画一个休止符,眼没离谱,只扬起抓苹果的那只手,
那还是给スオ吃吧。

我心知那是别人给他切好的水果,一小片果皮微微翘着,是只苹果兔子,期待着把皮削得可爱些能使他多点胃口;我看见他的手指捏着苹果停顿在空中,正值中午,阳光还略微刺眼,沿着他的胳膊我看见白净的肌肤里头埋藏着细密的血管正横行,还有一道苹果汁水痕亮晶晶,

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指尖近在咫尺,那是天才的手,他的手适合拉弓,也同样适合弹钢琴,因此骨节细长,指甲修剪圆润,干净整齐泛着浅粉的颜色。他并未偏头看看我,可我从他的侧颜瞥见了翠玉,鳞粉与卷曲了的经脉,鲜艳的糖球碎了一颗,蜘蛛网似地四分五裂,或化作糖浆泼洒,味甜如蜜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橘子汽水,或是他发梢的颜色。

他伸出手来喂我一片苹果,我不小心啃咬到他的手指,无心而已,窗外阳光正灿烂,唇齿间泛滥了一些暖意,或许有三分春情七分青涩,我像是吻了他的指尖,

左手空了,指尖还沾有一些果肉与汁水,他皱皱眉,于是那些尽被吮了去,

真酸。

他说。

后来我看他的谱子,字迹清秀纸面却不觉得平整,或许是沾了那么一些汁水罢,已经晕开了休止符,变成一首没有结束的曲子了,右下角有他的小涂鸦,他的inspiration开始冲出堤门,又开始天马行空,在他笔下匆匆忙忙地就变成一只小蘑菇或者是发射了很长一串光波的外星人,我顺着光波延展的方向开始寻找,寻到最角落里的一朵五瓣小樱花。

这是你。他看着我对那谱子好奇,可我不识得这些跳跃在五根线上的小东西,于是那一只手又闯入视线之中,瞄准了那朵小花,

以后这是你的标识啦。

没有白纸的时候他抓住我的手臂涂鸦,只为了记住那些转瞬即逝的灵感,那些抽象的东西像是童话故事中的调皮的fairy,它们会溜走的,无声又无息;他让我给他读故事,然后在病床边看着他入眠。

我想起了那些日子,读故事给他听的日子。或许他没在琢磨那些寓言里的深意,只把那些作为他inspiration的源头尽情挥洒,可我发觉与他共度的那些夜晚是漫长的一千零一夜。我在结尾前截断故事,第二天再读给他听;国王的好奇心甚于死亡,他总在夜半的时候听故事,拿着笔写写画画,他抓住我的手在掌心画音符,笔尖在掌心游走有了一些轻微的痛,还有他手指的温度。我不喜欢他总对我做这些得不到同意的事,可警告也好抗议也罢,都没法阻止他用黑色马克笔在我的掌心都留下音符与记号,休止符后还有那朵樱花,代表我自己的那个小东西;我不舍洗掉他在我手上留下的那些,就像毕业时我无法开口问他要制服的第二颗纽扣,一切尽在不言中,却也无从说起。

舞者舞去了七层纱,终于得到她的奖赏。我不要一半城池,也不期许波斯王的珠宝,而只有那从未展露在眼前的爱情才令我为之渴求。因此她亲吻那颗脑袋,他的唇珠玉般珍贵,又是海底珊瑚那般的朱红动人;她说约翰的唇是苦涩的,血是苦涩的,爱情是苦涩的,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曾轻吻过的指尖亦是苦涩。他毕业了,披着队服大步迈出校门,是即将出征战场的少年国王,他的发是黄昏的颜色,头顶的皇冠结了硕大的金色果实,他不回头向前迈进,眼中的翠玉熠熠生辉,这时候我想起手臂上的五线谱还没来得及誊上白纸,国王临出征可我想挽留,捋起袖子发现那些匆忙之中画下的早给磨得一干二净,只有休止符后那朵小樱花,可是谁还会画一只外星人上去?他的触角发射了很长一串光波,口里念着“宇宙~”向那朵小花靠近。

最后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角,他不与我告别,他没向任何一个人告别,或许是为了省却那些伤感的东西。国王不喜欢眼泪,而骑士不该流泪,我追着出了校门,被黄昏色的影子抱拥,一片温暖而里面没有他。街边顽童吹得泡泡球破了,那么轻的的声音可我听见了,那是什么东西破碎了的声音,像是一把火烧了土地,一些不会被收割起的穗子生在并不肥沃的田地里,于是再也没有人会收获了,

爱你哦!我想起他在我手上写完谱后说的那些,或许他会记得我,记得被苹果汁水糊了的休止符,记得那只外星人哔哔哔向樱花发送光波,那些光波也被破译了,外星人也在说:我爱你哦!因为我知道那只小外星人是他,而我用沉默接受过那些爱。那些爱,那些谨慎,细微的,刚刚生长的芽,我曾百般呵护,却在最后用一把微弱的火焰将它燃尽。

我留着那朵樱花开在我的动脉之上,它在鼓动着,跳跃不息如同那些音符,在我余下的年华里它们还会继续打扰,好像我不曾后悔过那些酸的苹果与苦涩的爱与说不到结局的童话故事,而我还会再见到他。


End.

评论(16)

热度(97)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