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竹马/X2】Merry Christmas, Mr. Ninomiya.

*调酒师x魔术师,xjb写

*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重发一遍,子博备份。

 

你说我们或许就是手指下的琴键,在小雪却纷飞的特殊夜晚里静静地互相交织出平静又饱含波澜的旋律;

接着小提琴也奏响了,温柔而古典的情绪。

接着你或许会从不知道哪里掏出一只礼帽,或许是魔术变出来的罢?然后神秘兮兮又可爱地笑着,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

礼帽里藏着怎样的礼物让我不禁开始小小的期待;毕竟你从以前开始就因为这个颇受女孩子的欢迎,惊喜与突如其来的告白、一向都是你的拿手好戏对不对?

但是今天我要让角色稍稍反过来一下,今天的我不是过生日的人,而是为圣诞礼物绞尽脑汁的普通恋人。

递出那一大捧玫瑰等到时候,我想我应该是笑了,而你应该是害羞了,耳朵从耳根开始悄悄地红起来;

圣诞快乐,二宫先生。

夜晚的霓虹交织成河流,明明暗暗闪闪烁烁;透过屋檐边上结起的冰凌眺望的新宿夜景被迷迷糊糊地放大,五彩乱杂,人潮涌动与车水马龙。

街头不乏节日里出来闲逛的人们与手牵着手的情侣;有人说过在日本这个节日几乎就是为了情侣而设的,几乎等同于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在人生中往复了三十几次的这个日子里,那种浪漫的轻薄气氛总是温润又急速的揪住人们的心;

那颗心开始悸动了,某一瞬间快要窒息的感觉浸过冰水一样让人又重新活过来,在看到他的瞬间就为自己找到了另一个存在于世的理由。

难以形容却已成习惯的这些,就叫喜欢吧,或许;在那股泛着淡粉色的浪漫薄纱之中,他推门走进来了;不用说明就能够知道,他脸上带着的笑容的含义,还有藏在背后的双手、肯定是有准备而来的。

很多人说他最近太忙,眼底都有了黑眼圈;特殊节日里的工作总是特别多,圣诞节也总是一个能够让人卷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日子。与他共事的人当然也知道他一直不说的,却背地里一直在忙碌的秘密;

多半又是与相叶先生有关的吧?

——当然本人是一定不会承认的。

等到酒吧打烊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快要天亮的时分了。避开了零点的高峰期,节日期间总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地方也安静了下来。广场前的巨大圣诞树却有点想要突出节日气氛的感觉,红与绿的装饰物与驯鹿形状小灯依旧扑闪扑闪,伴着路灯的灯光照亮眼前的路。

夜晚还在运行的电车晃晃悠悠,快要睡着的沉醉倦意几乎要把他打倒,恍恍惚惚中他想起因为工作时间无法看电视,所以应该还有录下来的节目。

他本来都是不看的,自从某个人开始强烈要求了之后,偶尔他也会记得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等开场,或者是像今天这样录下节目。

节目嘉宾是二宫。二宫和也,现今正活跃于舞台的大人气的魔术师;用八卦杂志的话来说,他是“艺能界的新宠,华丽又大胆无畏,永远无法预测下一步举动的神秘魔法师”;每次相叶看到类似的报道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要笑出声来,上通告已经是稀松平常没什么好说的,但“魔法师”什么的还是太夸张了吧?然后一旁趴在沙发上懒洋洋打游戏的二宫听到他的嘟囔之后也总是例行地送来一句不上心的“笨蛋。”

十七年的竹马,直到去年初的同租室友;周围的人总是说他俩的相遇太不可思议。相叶与二宫对于彼此的职业可谓是一点默契都没有。二宫的纸牌魔术相叶总是学不会,用相叶自己的话来说,二宫的手明明那么灵活却做不好一杯最简单的Moscow Mule;但不可思议的桥段才是故事里最有魅力的地方不是吗?

回到公寓的时候发现玄关已经摆上了一双脱得一只倒在地上的鞋,就知道二宫已经回来了。

客厅的饭桌上留了一盏小小的灯,昏黄的灯光烛火一样摇曳,在眼里缀出点点温和的光亮;保鲜盒仔细封好的生姜烧还留着一点余温,字迹有些潦草,不久前才写就新的黄色便签纸贴在冰箱门上,稀松平常的,是些让他吃掉桌上的生姜烧然后早点回家我先睡了之类的话,末了,还在句尾打上几个大大的叹号,醒目得一眼就能看到。

签在下边的名字小小的,只是简单地写上了ニノ两个字;相叶曾经打趣过他的便签纸上的签名应该有不少人想要,“笨蛋,”他总是这样回答,“这是只写给你的啦。”

调酒师的工作是晚归的,于是最近总是频繁上节目奔波于电视台的二宫渐渐地也很难见上一面;每天深夜回到家见不到室友的身影,却总有那么一张贴在冰箱上的便签纸代替以往“晚安”的道别。

华丽也好,神秘也罢,除去多少层头衔下的二宫和也总是他熟悉的青梅竹马。

“嗯?”

揭开第一张便签纸覆盖的表面,隐藏的是标记着箭头的白色小纸片,

“向左?”

循着厨房的迷你吧台,些许荧光涂料留在酒瓶标签上留着微小的线索,

寻宝游戏?

相叶知道魔术师先生总是对于制造这一类小小的惊喜乐此不疲,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二宫和也于他才会有着别人眼里不同的特别的吸引力;或许算是职业病,相叶觉得用鸡尾酒来比喻人或许是有趣又准确,就像是相隔多年又再遇见时二宫点的那一杯Libra,包含着新奇与惊喜。

那么我在你心里又会是怎样的佳酿呢?

有人说过,自从遇到了调酒师先生之后二宫就再也没有庆祝过圣诞节了;

“圣诞节是情侣一起过的嘛,”二宫在后台还是离不开手上的游戏机,“我也没有恋人啊。”

那相叶先生呢?

电视台的新人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新人还记得二宫先生讲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笑了,笑起来的他和十七岁的少年无异,温和地如同雪山融化的流泉,

“圣诞节是他的生日啊。”

回到家的时候他室友兼竹马一如既往地还在工作中。圣诞节前夜无论电视台还是酒吧都比以往更要忙碌,以相叶氏的性格肯定又会和客人聊到很晚才收工。

在桌上留下了生姜烧与类似于晚安之类的便签以后二宫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想起今天的节目里主持人对于自己的介绍是“制造惊喜与爱的魔法师”,魔法师什么的被相叶嘲笑过好几次,甚至他自己也开始觉得有点蠢了;

惊喜与爱呢?他想应该是有的。

厨房里涂上的荧光涂料和便签纸下的小小提示,是他最喜欢的寻宝游戏。相叶还没回来,他看着床头桌前的电子钟跳向零点,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生日快乐啊,相叶氏。

相叶知道他们合租的房子带着一间地下室,顺着荧光的指示下到底层,原本堆得乱七八糟的地下室收拾得整整齐齐,废旧许久的小木桌上摆着一只从来没见过的箱子。

木制的,古老的似乎是古董的箱子,箱面缀着宝石与雕花, 

TreasureChest,名为宝藏箱的鸡尾酒,有着Mahiki,白兰地与桃味利口酒和酸橙混合起来的味道。

他听见背后的脚步声,有着温和笑容的那个人戴着魔术师的礼帽站在他背后,

——你是我的宝藏箱,藏着美妙的惊喜与爱。

 

 

END.


评论

热度(2)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