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Bang,bang.

*bang bang指的是枪声。

 

Don't take your love away.

 
 

 鲜艳的霓虹点亮每一角待死的植株,平凡人家的阳台上,他们的花花草草被不寻常的颜色掠夺了;深夜的沥青路面上留下一支抽过的烟,仍在散着模模糊糊的白烟,警官不耐烦地把烟蒂踩成碎末,黑色的烟草一下被漆黑的地面所吞没。
 “走了!”
 警官终于下了命令,搜查了三个小时也没能等到那个白色的怪盗从城市深处的羊肠小道里笑嘻嘻地走出来,派人进去查看也只剩下被丢弃的白色西装礼帽,蹭着黑糊糊的污渍。
 管他呢,反正今天基德什么都没能偷到。
 警官分外轻松地转动着车钥匙启动引擎,车顶那一盏红灯开始亮了,明明灭灭的光投在别人家的窗。 

怪盗基德失手了。
 他在张开滑翔翼准备逃走的那一瞬间失控,掉下了13层的高楼。没有人看见他是怎样失控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具体掉在了哪里。
 宝石没有消失,基德倒是人间蒸发了。
 顺着大致的方向找了许久,再后来,就剩下了这套被遗弃在小巷的破破烂烂的白色衣服。
 基德不会是死了吧?
 警官的心里第一次浮现出这种奇怪的的想法;基德是多年抓捕的对象,假如真的死了的话那又会怎样呢?

对这个问题无解的他随即点起了另一支烟。
Charter Arms AR7瞄准了黑暗中闪烁的白色光点,大展身手的魔术师,
 还有那张与工藤新一相似的脸。
 ——工藤新一就是怪盗基德…?
 谣言是不可靠的,但并非就不是真相。
 两发子弹无声地击中目标,隐藏在阴影里的黑色衣角一闪而过。

 习惯了小学生的作息之后,在凌晨三点被叫醒的宫野志保还有些不快,床头的手机铃声一直响着,仔细看看已经有三通未接电话了,
 “…喂?”
 “我是工藤,你现在在家吗?”
 不知道是听错还是怎样,她总觉得工藤的声音不太对,
 “在,你有什么事吗?”
 “太好了,我这里有个伤患,而且我现在不能回自己的家,”
 宫野稍稍皱了下眉,继续听着侦探有些着急地在说话,
 “是基德,他受伤了。”
 不大却简洁的房间里亮起了米黄色的灯光,照着她茶色短发的发旋,工藤看着冷静的宫野在忙忙碌碌地处理伤口,却一点也帮不上忙。
 “真的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吗?”
 他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接下来也只是简单的包扎步骤了。大侦探就好好休息吧,毕竟把这么大一个人背回来不太容易呢。”
 宫野似乎是看出了他一反常态的担忧,下意识地缓和了自己的语调。
 “那他怎么样?”
 “如你所见,没有生命危险。子弹打得够偏,没有打中要害,仅仅是腰部和腿部有枪伤而已;不过这样看来开枪的人并没有很精确的枪法。”
 侦探好像是放下心来了,他有些疲倦的闭起眼睛,然后又不知在想些什么地低下了头,
 “谢谢你啊,宫野。”
 “该说感谢的不是你,而是那边的怪盗先生哦,应该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醒来了。”
 那么我先去休息一会儿、病人就先拜托你了,宫野这么说着一边轻轻阖上房门,只剩下无事可做的侦探与昏迷不醒的怪盗。
 宫野没有问什么,而工藤也没有说什么;或许是因为那个有着同等聪慧的女孩儿已经察觉了;
 为什么侦探会带着受伤的怪盗,为什么侦探会回不了自己的家,还有侦探对于怪盗那显而易见的愧疚与担忧,
 ——某个神秘黑衣组织的余党。
 小灯散发的亮光在刘海留了一圈奶白色的光晕,单片眼镜与宽沿礼帽下有着一张与自己相似的脸,仿佛是双生子;工藤新一又凑近了一点,平稳又微弱的吐息呵在脸颊,那是近到能够听见心跳声的距离。
 怪盗毫无防备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对,就和自己一样。
 ——他有着自己的名字,而不是一个代号,他会有自己的生活,也会有一些奇怪的小习惯,
 怪盗基德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就像工藤新一除去侦探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学生。
 被礼帽压得乱蓬蓬的头发看起来毛茸茸的,一只坐在床边无所事事,工藤感觉自己的脑子也坏掉了,因为他真的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摸了摸,
 哇,好软。
 “唔…你喜欢吗?”
 “嗯?”
 基德慢慢地睁开一只眼睛,
 “你是在装睡吗?!”
 “哎呀,不知道被谁摸了头,然后莫名就醒过来了。”
 他一脸轻松地说,无视了一旁脸红的侦探,
 “基德,我说你啊…”
 “外面的小姐在睡觉吧,声音稍微小一点。”
 制止了工藤不冷静的话语,然后他继续往下说了,
 “黑羽。黑羽快斗。”
 “…啊?”
 “这样喊我就可以了,总是喊基德也太生疏了一点吧。”
 “…”
 “那么我也喊你新一好了。”
 工藤想出声反驳却又怕吵醒了门外的宫野,只能闭上嘴瞪着眼前的黑羽。
 他有些得意的笑了,弯弯的眼角揽起一片眼底的蓝——那里藏着海,在看他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被海里的漩涡逐渐吞没,温柔的海浪携卷白色的泡沫,然后撩拨了心里唯一一块柔软的地方,就这样化成一滩金色的蜜糖,就像是小灯映在眼里的那束柔和的光。
 “咳咳…你感觉怎么样?”工藤掩饰一样地问道,
 听到他的话之后黑羽笑得更加开心了,明媚的眼睛里读得出一丝暧昧,
 “新一在为我担心吗?”
 “没、才没有…别岔开话题啊你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
 “我感觉还不错啦,只是被子弹打到的时候有一些痛。”
 “…是因为我的缘故吧。那个黑衣组织的余党把我当成了你,所以开枪了。”
 “哦哦?新一对我有愧疚感吗?”
 他饶有兴趣地窃笑着,让工藤总有种想打他的冲动,
“你不需要这样喔。”
 “啊啊不行!总之这次是我欠了你人情,你要怎样弥补都可以。”
 “…嗯?”
 “所以说只要是我办得到的都会补偿你的。”
 大概是这话太令人害羞了吧,IQ和EQ成反比的侦探不坦率地别过头去,
 “…那你要还我两枪喔。”
 “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他勾了勾手指让工藤靠近些,摸不着头脑的侦探迷惑地照着他说的做了;
 现在他的嘴角凑在新一的左耳,耳鬓厮磨,双方每一次的吐息都带来一些痒痒的感觉,却是令人爽快而享受的;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只需要你的爱。
 ——这可都是你挑起来的啊,新一。
 他的手指摆成的枪抵在了新一的心脏,他的声音从内心最深处的浓郁的爱意中被洗练出来,然后成了新一左耳边的两声沙哑磁性的告白:
 “Bang、bang.” 


End. 

小哀表示我就看着你俩秀(x

评论(15)

热度(71)

  1. 天下永安Xa_A 转载了此文字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