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在家里发现了怪盗大人是否搞错了什么

如同约定的那样,双十一我来虐狗了(笑

*キャラ崩坏…(

*作者脑子有病。

*如有雷同,真的只是巧合。

 

三日月宗近,男,现居第三新东…啊,不对,是普通的东京市。

今天是三日月先生的生日,他特意赶在了零点之前睡觉,这样就看不见指针跳向十二的那瞬间了。三日月尽管已经是大人了,而且距离十八岁也有些年头了,但在这种地方上意外地还是有点孩子气。当然他的下属从来不知道他的这一面,不然威严都要丢光了。

不过谁都不想要变老嘛,是吧三日月先生?

三日月醒的很早,远在天空泛出鱼肚白之前就已经醒了个透彻,再也睡不回去了,而床头的闹钟时针刚刚指向一。

十二点过了,三日月宗近又长大了一岁。

当然他不总是这种早醒的人,据亲友描述,他是个嗜睡的家伙,每晚都睡意沉沉,假若趁着他还没能够清醒的时候掀被子,就会得到一记上勾拳。

那个亲友兴致勃勃地手舞足蹈地描绘着那副景象,完全看不出被揍的样子,许久没见了,三日月依旧能回忆起那张脸,不禁唤起了心中隐藏的揍人欲望。

三日月先生一直自诩为一位绅士;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朝那张得意洋洋的脸打上去。

没错,时代变了;曾经冲动易怒的三日月也变得成熟而优雅了起来。

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天还没亮,窗外却出现了扑闪扑闪的光束,萤火一样划破深夜的黑暗,留下一道光影,只不过这颜色比较贴近于人造的光辉。一开始白色的光线只有一束,后来就慢慢增多了,像是百老汇舞台上的聚光灯一样活泼地扫来扫去。

他只好起身,本想打开窗户透透气却听到了一阵骚乱的脚步声——

“警察!开门!”

敦厚老实的普通市民三日月宗近先生二十八年来、不、二十九年来第一次在自己家被警察请喝了咖啡。

没有糖,没有奶,苦的。

据警察叔叔的说法,他们正在抓捕的犯人逃向了三日月家的方向;boss推断犯人就藏在三日月的家中,于是警察在外面包围了公寓,想要来个瓮中捉鳖;死守半天终于出了点动静,本以为是犯人上钩了,没想到却是起床开窗的屋主三日月。

在那之后,警察好好的给三日月道了歉,终于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离开了。

三日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倦疲惫,他脱力地倒在沙发上,顺手打开了电视机的新闻频道。

「本市的珠宝店被袭,没有货品失窃,犯人尚不明了」

——怪盗,警察这么称呼那个犯人;会这样说是因为犯人神出鬼没,受害者貌似还收到了一封预告状。

「今晚7时54分我将来取本店的镇店之宝,

静候各位大驾光临。

怪盗T敬上。」

都什么年代了,黑客轻轻点个鼠标就能盗取巨额现金的二十一世纪,还有人在玩这么中二的扮演游戏吗?

「据目击者证言,犯人身着燕尾服头戴礼帽…」

听着电视里单调的主播声音,三日月似乎又重新找回了睡感,或许是已经在梦里了吧,他好像沉入了梦境,梦中迷迷糊糊地看见电视机的柜子下钻出了什么东西。

梦,全部是梦。

整洁的三日月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奇怪的东西呢?

原来不是个东西而是活的人,而且穿了合身的黑色衬衫与白色收腰的燕尾服,带了一顶礼帽,夸张的服饰像是舞台表演的魔术师礼服…又像是文学作品中劫富济贫的侠客,只不过差了个斗篷。

白发、金瞳,活泼的容貌与上扬的嘴角…和记忆中的某个人很像。

大概是梦吧…

“哟,好久不见,大概有十年了?青梅竹马的突然拜访吓到你了吗?”

…是梦。

“还是老样子睡得很沉呢,啊,真担心现在就喊醒会被袭击啊。”

…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

十年前莫名消失的青梅竹马,突然又回到三日月的身边了。

那位青梅竹马在看到三日月的脸后优雅又得体地赠予一个微笑:

“Bonjour,Monsieur.”

他压了压帽檐,帅气地作了一个鞠躬的动作;他的动作流畅而潇洒,隐藏在单边面具下的左眼神采奕奕的焕着光;白色的衣装与头发在月光下亮了起来,给他蒙上一层略带神圣的银辉:

“怪盗T…不,鹤丸国永,参上!”

…果然一点都没有变呢。

现在是深夜的四点三十七分。

第二次被从睡梦中惊醒三日月先生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了自己引以为傲的礼仪,然后给自己的时隔多年重新现身的青梅竹马来了一记毫不放水的友情破颜拳。

「总是华丽而优雅登场的怪盗T,这次也一如既往地遵守了预告状的承诺,以华丽精巧的手法盗走了宝石!他的下次行动会是什么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电视上威风凛凛,绅士优雅的怪盗此时凹了一个奇怪的姿势,正在往脸上敷冰袋,而他脸上未消去的肿包是因为挨了亲友的一击上勾拳…

说起他的亲友,又是那个无比严肃,平时总是彬彬有礼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一脸平淡地关上电视:“这个是你吗?”

“哎呀哎呀,十年不见居然连自己的挚友兼青梅竹马忘记了,三日月先生还真是薄情呀。”

“…………”

“不要紧哟,我会还回去的,这次不巧地碰上了个赝品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三日月的担忧,鹤丸加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要偷?”

“我可不是贪慕虚荣,这世界上可是有许多有悖于正义的事情啊,偷盗也当然只是拿正确的东西做正确的事,虽然手段不合法啦。”

即使身处没有理的那一方,还在说着俏皮话,鹤丸国永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一个这样的家伙:

素来都是my pace,从没有紧张感,总是游刃有余,轻松获胜又不失风度;

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魅力;

做一名怪盗,说不定真的是最适合他的差事了。

三日月觉得自己病了,竟然冒出了这种想法。

“…这十年里你去哪里了?”

“去学习成为一名怪盗啊。”鹤丸理所当然地说着,一边掰着手指一个个数,“我学会了射击易容表演还有逃脱术还有…”

“还有cosplay是吗,你是不是怪盗〇德看多了。”

三日月一连淡漠地看着手舞足蹈的鹤丸,

“才不是!这身衣服是我自己设计的,这世上仅此一件哦!而且和一般的怪盗服也不一样啊,我把斗篷改造了一下,一面黑一面白,平时斗篷是藏在燕尾服的后摆里面的…”

他滔滔不绝地讲下去了,一边不忘往伤口上贴OK绷,

“那你回来做什么?”

三日月打断了他展示燕尾服下斗篷的举动,

“这次是因为有些想做的事所以回日本啦。”

鹤丸轻松地说着,

原来怪盗还是可以出国学习的…

“想做的事是指什么?”三日月已经放弃了吐槽,

“这个要保密,在预告状发出去之前,怪盗是不会泄露自己计划的。”

又来了,标准的洋洋得意的脸。

“不过在我的计划达成之前,就先投靠你啦,你要负责藏匿我哦”

鹤丸拍了拍三日月的肩,一副“我知道你会帮我”的表情,

任谁也都不会相信,平时在工作上无比严肃,生活中一丝不苟文质彬彬的三日月先生从来只对鹤丸心软;从那一天起,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开始充斥这名为“惊喜”的,鹤丸国永所赠予的礼物。

普通人的三日月败下阵来,毕竟对方可是怪盗大人呢。

——毕竟被银发的怪盗大人看上了,那就只有成为共犯者的份啰。

“问你一个问题。”

三日月坐在桌旁看着鹤丸大口大口地吃着他做的咖喱饭一边赞不绝口,同时还要小心注意脸上的肿包,那幅滑稽又好笑的样子还有点可爱;

“啊?什么?”

怪盗鹤丸先生一边捂着脸一边泪汪汪地回答道,

明明不怎么能够受得了辣的咖喱,直说不就好了…

“你不是去国外学了很多防身的技巧吗,那为什么还是会被我打到。”

鹤丸放下了勺子,笑嘻嘻地爽朗地笑了笑,

“因为你是三日月嘛。”

鹤丸狠狠地灌了一口牛奶,才终于缓和一些辣味。放下杯子看见三日月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他伸出手来摸了摸鹤丸软蓬蓬的银色头发,

“那么真是辛苦你了啊,怪盗大人。”

——有什么比成为怪盗先生的猎物更加美妙的事情吗?

「2月13日晚11时59分,我将造访东京塔,带来最为绚烂的Blue Valentine!

怪盗T」

电视的新闻频道滚动着预告状的内容,报纸的头条上画得是怪盗T用面具遮住半张脸的神秘面容;

「活跃于巴黎的怪盗突然来到日本!!」

附带了一张照片:一个黑影站在埃菲尔铁塔的边缘上,被月光笼上阴影的脸上只见得着一副银色的单边面具。

据说那是怪盗T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除此之外就只有各种各样的画像了。

有人说怪盗T是亚森•罗宾的崇拜者,有人说怪盗T是Shadow Lady,白天是循规蹈矩的女孩儿,在晚上就改变了容貌…甚至有人说怪盗T根本不存在…

看到电视上一本正经的报道,怪盗鹤丸国永先生已经捂着笑痛的肚子倒在沙发上了。

“哈哈哈哈哈三日月你的预告状写得真好笑,blue valentine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吐槽点在这里吗…

三日月无奈地看着鹤丸在沙发上笑得扭成各种奇怪的姿势,一边淡定地喝着凉咖啡,

“不满意就自己写。”

“blue啊!blue valentine听都没听过啊,哈哈哈哈只有white valentine吧。”

鹤丸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终于在沙发上坐正了身子,

三日月看着报纸,不紧不慢的回答了一句,

“反正大家都会觉得绝对是你本人写的预告状啊,丢人的也不是我哦。”

「电影界的经典之作《泰坦尼克号》中的绝世蓝宝石“海洋之心”重现人世!由著名工匠还原,现于东京塔顶层的旋转餐厅进行展览!」

紧接着怪盗T的报纸版面就是这块宝石的报道了。

“世界上最贵的宝石,甚至被称为'无价之宝'…这次的目标就是这个吗?”

三日月已经对于自己奇妙的适应能力感到不可置信,共犯是相当严重的罪行,但一直严于律己的自己总是在看到银发的青梅竹马兼怪盗先生后就没了辙。

“是啊是啊。”在沙发上对着自己的电视报导摇头晃脑的鹤丸笑嘻嘻地回答道。

“那你回日本来也是因为这个啰?”

“这倒不是。”鹤丸说道,“特意回到日本想要下手的东西或许价格不如蓝宝石,但它远比这仿制的'海洋之心'珍贵。”

怪盗的价值观真是奇妙。

三日月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鹤丸神秘地把手指竖在唇边,“我已经透露得太多细节,那接下来我就去做道具啦,明天就拜托你了,助手先生。”

“明天?”

“总要有人送我去东京塔吧?还是说你要让我去挤地铁?”

“…我开车送你去。”

“哦哦!还真让人期待呢!等我成功偷到了海洋之心后,我们就去东京塔上的旋转餐厅吃饭吧?我一直想去那里看夜景呢!”

“你这算趁机敲诈了吧。”

“那就晚安啦,要好好睡觉哦。”

鹤丸笑眯眯地无视了三日月的意见关上了门。

十年以来,一句晚安已经变得无比陌生了。

…或许现在两人之间所隔的距离已经比高中时还要近了。

优等生,完美,聪明,知识渊博,长相姣好身世优越——这些或许是外人看来的三日月的一切了。

他的眼睛是一片海,一片深海。

即便是身为青梅竹马,鹤丸也从来没有搞清三日月究竟是怎样的

一块沉入海底的“海洋之心”,只在海的表面游动是找不到的。

——只不过这片海极深极深,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到海底啊。

“三日月,你说为什么海与天空是蓝色的?”

三日月负责开车。第一次参与行动,他自己也不禁有些紧张…而主犯却一脸轻松的在后座敲着腿仰望天空数星星,一边问着怪问题。

不要因为是跑车就太过享受了啊鹤丸君。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三日月还是回答了他,

“因为折射吧。”

“哦呀。”

三日月感觉后座的那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家伙凑过来了,

“原来优等生三日月也会答错吗?海与天空呈现蓝色是因为瑞利散射和米式散射哦。”

他的声音像风一样吹进耳朵里;尽管没看到正脸,但三日月已经能够想象到鹤丸得意洋洋的表情了,

“那就算我输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感叹一下世界真是复杂的造物啊,如今我们能看到的那颗蓝宝石的光芒,也是不容易的呀。”

三日月没有回复他的感慨,

“…到了哦。”

乔装成路人的怪盗轻巧地跳下车子,向他挥了挥手告别,

“啊,对了,还有件事。”

三日月久违地点起烟;现在是十一时五十三分了,

鹤丸驻足了,等着他说完,

“提前说一句…Happy Valentine.”

鹤丸似乎是有些讶异,但又很快地压低了帽檐遮住自己的脸,

“哎呀哎呀,在犯案之前讲这种煽情话可不好哦,助手先生。”

他又随意地告别了,然后转身便混在人群里再也看不见。

五十四。

五十五。

五十六。

五十七。

五十八。

三日月熄灭了烟。

五十九。

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的实现都集中在了天空——那片深蓝色的幕布下,落起了无数的蓝色花瓣,与二月的雪一起,纷纷扬扬。

十二时整。

带着面具的怪盗先生,站在了整个东京的最高处,伴着人群的骚闹与欢呼,伴着从天而降的蓝色花瓣,他握紧了手中仅有一支的白色玫瑰,用淹没在人群里的声音呢喃了:

“Happy Valentine,三日月。”

对于鹤丸来说,作案不需要太久,这次也一样,宝石很快就到手了。

楼下的警察都聚集了起来,背后传来的骚乱声也表示他们正在往天台赶来。

三日月就站在他的下方等着会合,而那里围聚着一群警察,若是轻举妄动,那么被逮捕的首先就是共犯。

聪明的怪盗先生思考了几秒,

然后,他轻轻地纵身一跃。

 

三日月靠在空无一人的餐厅的某张小桌旁,从东京塔下俯视整个都市。

“三日月先生,请问还要等吗?”

“嗯。”

服务员听话地退下了。

偌大的餐厅里灯火通明,却只有他一个人。

现在是2月14日晚上11时57分。

二十三小时前,几乎整个东京都目睹了怪盗T从东京塔上坠落的景象,然后在神秘的怪盗在掉下来的途中又伴着一阵白色烟雾凭空消失;至于那颗珍贵的蓝宝石自然也不见了,和怪盗T一起消失匿迹。

在那之后,只有一个小孩子捡到了怪盗先生的礼帽,他整个人都如同人间蒸发了。

又一次的。

旋转餐厅的落地玻璃下所窥见的一方景色无比美丽,只是原来应该一起看的人不在了。

他是被警察带走了?还是为了保护同伙不被发现跳下了塔?

“别哭了啊,只不过是电影而已。”

“可是…可是杰克死了啊…”

“那个不要紧啦,你看,罗斯把海洋之心扔进了海里,这样她就永远和杰克在一起了啊。”

小时候的鹤丸还会为了电影哭哭唧唧,为了安慰他,即使自己也有些想哭也只好忍着。

是啊,深海的海洋之心永远伴随着杰克沉入海底了啊…

——像是纵身跳下东京塔的怪盗先生。

2月14日晚上11时58分。

三日月刚刚凝视的窗玻璃上突然多了一张纸条,

「我将于Blue Valentine晚上十一时五十九分前来取走宝物。

怪盗T」

——是预告状。

秒针刚刚扫过十二,分针向着时针进了一步;

只不过一瞬间的事,餐厅的灯全数熄灭了。

“怪盗T,遵循预告上的内容,前来取走我的宝物了。”

月光流转,映出了窗户边角黑暗处的人他的一袭白衣,怪盗先生…不,鹤丸国永跳下窗沿,摘下面具,轻轻地向前踏上一步,

 

“现在是十一时五十九分,Blue Valentine还没有结束哦。”

在三日月说话之前,鹤丸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抵住了他的唇;

“…怪盗出手绝不会有勇无谋,只不过这次偷到的方法笨了一点,花的时间长了一点。——可惜啊,我偷了一块错的海洋之心,那不是我想要的无价之宝啊。

我想要的那块海洋之心所呈现的光芒,并不是简单的无机物在瑞利散射和米式散射的影响下所散发的啊,而是一种更加美丽的,更加深沉的光辉。”

怪盗鹤丸国永抿嘴笑了——

三日月被月光洒落了一身白色的光辉,

“真正的海洋之心,就在我眼前不是么? ”

餐厅的时钟敲响了;在黑夜的东京上空,竟然忽地飞起了数只白鸽,

三日月轻轻扬起嘴角,鹤丸先生有些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帽檐,

“——那么我重问一遍好了,我的海洋之心啊,你愿意被一个有些笨的怪盗偷走吗?”

——有什么比成为怪盗先生的猎物更加美妙的事情吗?

——有的。那就是用行动温柔地回敬他。

 

 

End.

 

作者备注:在那之后他们哔了个爽。

 

 

 

*鹤丸主动告白的故事。

*三日月头脑很好,完美无缺,从小就暗恋他的鹤丸很难接近他的真心。

*这里把三日月的真心比作掉进海底的海洋之心,假如不真正潜入海底就找不到。

*于是过了十年后终于打定主意要告(攻)白(略)三日月的鹤丸回来了。

*实际上三日月也很喜欢鹤丸,会为了鹤丸做出格的事,并且给予所有的信任与包容,当然还有爱。

*三日月一直都很宠鹤丸。

*另外三日月是个土豪,买得了跑车包得了餐厅,实际上他原本是总裁这样的角色却跑去当鹤丸的助手了(笑

实际上本人也有些孩子气的设定。虽然有些ooc了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三日月很可爱(…

*忍不住玩了瑞利散射的梗不好意思

*在正文里没有提到的一点是,鹤丸从东京塔上跳下来,半途中披上了斗篷黑色的那一面启动飞行装置逃走了所以没人看见XD

*至于鹤丸的怪盗设定,只是因为鹤丸穿白色很好看所以是白色的衣服,面具的话可以脑补魅影那种啦233

*实际上你们愿意脑补成怪盗〇德我也没有意见因为本来真的很想写单片眼镜(。

*文中neta的Shadow Lady是桂正和笔下的漫画人物,有兴趣的可以搜一搜看。

*脑洞来自于某天洗澡时的奇思妙想(。因为刚刚看了Lex的业火的向日葵就想起了怪盗。

这之后为了扩充细节去补了魔术快斗,现在只想嫁给基德大人。

强调一句,我的,不要抢。


评论(7)

热度(132)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