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禁色


华灯初上。

他向身旁的小个子借了个火。火光扑闪扑闪的,夜里头晃着明硕的光,像是漂亮女人的眼睛一样迷人致命。

天气转寒的十月,他把手缩在口袋里,问酒吧老板竖了跟手指:一杯Martini。

酒吧老板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沉默的习惯,也不多问些什么,端上酒之后便无所事事,看着深色窗帘后一对情侣在深吻。

电视上放着《卡萨布兰卡》,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无趣了,就开始注视着那杯没杯喝过的Martini杯子边缘放的一颗红艳樱桃,似乎是觉得摆放位置不够好,他又伸手挪了挪它的位置;一道长而深的伤口在他摆弄樱桃的时候从袖口露出来了——

那时的伤口还是很疼的,疼的都握不住鸡尾酒杯,有个人扶住了他的手,一双纤细的手,手的主人笑起来很好看,想必嘴唇也是和樱桃一样好看的红色,只可惜他看不出:先生,您的Martini还没有加上柠檬和樱桃。

那时他还不像现在这样。

那时的他是少尉三日月宗近。

在Martini才开始大受欢迎的年代,三日月认真地正了正自己的军帽;他是个军官,虽然天生有所缺陷,却有着卓越的侦察技巧与忠诚心,曾经替上级挨过刀子,因此手臂留了条长而深的刀痕。这也使得他刚入伍不久就坐上了少尉的位置。

一个战犯逃逸了,据说就躲在附近的酒馆里。天生白头发,眉间一道浅痕,眼睛是极其稀有的绿色;三日月少尉,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长官抠这着拇指上的金戒指,佯装和善地说着,
这里就数你的侦查能力最强烈了,看不见反而能帮助你分辨出各个颜色的区别。就像是在草丛中分辨出迷彩与杂草一样,我相信你。

三日月少尉沉默了,以军礼作为回应。

酒吧老板经常听得他身旁的军官抱怨上级的不公。:让一个见不到颜色的人找一个容貌特殊的战犯;老板装着不在意的地竖起耳朵:

你什么时候要抓到人?

少尉喝了一口酒,皱着眉:一个星期内,军队要离开了。

老板的眼神到扫过角落,那个刚来不久的鹤丸小子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也在听军官讲话。

“白头发,稀有的瞳色,除了眉头一道疤,和你还真像。”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瘦削的年轻人,抽了口烟,烟雾缭绕中白发鹤丸的脸也开始呆滞了。

“那……那个人真好看啊,深蓝色的那个。”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鹤丸有些结巴,一张白的病态的面泛出点点红晕。

那军官明天还会来,你看着吧。老板熄了烟,咕哝了几句。

他把老板的话铭刻在心,每晚每晚都在等那深蓝色的人。

三日月略带威严的动作引得旁边那人扑哧一笑,那瘦弱的胳膊撑在脑袋旁,小小的脸蛋儿,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衬得整个人都活泼了起来。

白色的头发肌肤,与深的眼,灰色的衣服,手边是一杯深色的Martini,杯沿是深色的樱桃和浅色的柠檬切片。

黑与白与灰,是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映照出的油彩。

“你的头发是白色的?”

“天生如此,大概是一种病吧,治不好的那种。眼睛也看不太清。”

他的口吻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

“实际上我也是。天生的。”

三日月啜了一小口Martini。

鹤丸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他第一次喝鸡尾酒,加了冰块的液体异常并冷,当酒滑下喉咙时,那股出乎意料的辛辣感觉烧起了整片口腔的细胞,却又在褪去的余味之中品到一丝甜。

令人讶异的味道。

看着三日月的反应,他吃吃地笑了起来,凑近了看他胸前的名牌,嘴角旋出一个梨涡:三日月少尉您不擅长喝酒吗?

我第一次喝鸡尾酒,还是被你推荐的;三日月被那人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Martini的颜色很有艺术感,澄澈的,大家说这颜色像是我眼珠的颜色,漂亮又很少见。”

像克里姆特的感觉一样,他补充道。

三日月能看见的那深色的瞳孔里,洋溢着年轻的活力与一份世俗的苍白。

“那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鹤丸带着暧昧的神情朝他看了一眼,他的一只手夹了烟,烟雾中看不见脸,只听得他懒洋洋的答了一句:

“绿。”

三日月起了兴趣:

“你怎么称呼?”

一颗深色樱桃进了他的口,出来只剩一根打了结的梗,

“鹤。鹤丸国永。”

酒瓶的碎片划了皮肤,留下一道似血似酒的
红。

鹤丸有些呆住了,划破的地方麻痹了一样,许久才恢复痛觉。

战争时期,此时若不见,还有什么时候可以重逢?

只怕那时阴阳两隔。

因为战争,唯有以此才能相伴。

他拭干净手后方才打开门,欠了欠身:抱歉啊,这有点儿难清理。

老板抬起头撇了他一眼:没事儿,去休息吧。

待他回头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似的:

“什么时候你眉头添了一道疤痕?”



End.



*三日月色盲,鹤丸白化病。

*故事倒叙,战争过去很多年以后,三日月来到以前的酒吧怀念鹤丸。

*战争时期,色盲也被征去当兵,而三日月正因为色盲所以能看见绿色植物与迷彩的区别成为了出色的战士。再加上忠诚,被长官赏识。(这个历史上有实例,正是一个二战士兵)

*《卡萨布兰卡》里有对于二战的描述。

*并未明确两人身处哪个国家。

*Martini(马天尼鸡尾酒)在二战时开始流行。

*长官想难为三日月,知道他色盲,故意给了了他很短的时间,让他去找一个白头发,稀有瞳色,眉头一道疤的战犯。

*三日月身旁的军官也为他打抱不平。

*鹤丸对三日月一见钟情,刚好听了老板说的,决定向三日月搭话。

*经过对话,三日月对鹤丸有好感。

*克利姆特的画以黄金作颜料。

*据说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的人擅长接吻。(一条与内容无关的说明x)

*鹤丸知道,三日月要走了,但是战争时期的爱情无法实现,就算三日月不战死,他俩也很难再重逢。他不可能和三日月在一起。但是冒充战犯就可以与三日月多待些时日。

*因为三日月色盲,所以鹤丸骗他说自己绿色眼睛。

*Martini也不是绿色的,是金色/琥珀色,鹤丸真正的瞳色。

*最后鹤丸假装收拾酒瓶碎片划破了自己的额头,这样他就和三日月寻找的战犯描述一致了。

*标题的禁色是指禁了美色。鹤丸因为三日月的外表谈吐而一见钟情,甚至选择了献身式的爱。有些“红颜祸水”’的感觉,对于美色,因痴缠的爱意做出牺牲,而正是应该被禁止的。可是正因是战争年代,再荒谬的事都被允许。都是情有可原的。

评论(9)

热度(89)

©Ax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