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Seventeen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

他的衣袖带着糯米的香甜气味,而眼瞳又像是色彩明艳的糖果。

若是要形容鹤丸国永的话,那么三日月宗近一定会这样说。

尽管彼此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爷爷,鹤丸在他的眼中仍然是从前的那个样子。

静如白雪。

自平安时代以来,三日月的生命里就出现了这个小家伙。

他要求自己与他一起玩捉迷藏的游戏。

自身的保护色与雪的颜色交融在一起,除了眼里两枚笑盈盈的金色满月,几乎就要分辨不出了。

但是自己总是能把他从雪地里揪出来,而他带着不满做着鬼脸,接着又甜甜地笑了出来。

刀生漫长,缘分未了。辗转数家,曾为伙伴,曾为敌手,见证繁华与悲哀。

经历韶华与岁月,上千年历史的积淀与见识让三日月变得淡然,临危不惧,处乱不惊。

大喜大悲,爱别离苦。

但他总算是有个小小的秘密。这是他多年来都无法改变的——三日月宗近,还是最喜欢他的模样。

手上的动作温柔而熟稔,他为自己系上垂着金穗流苏的发带,那一抹略带恶作剧成分的孩子气笑容,灿烂而耀眼,像是十七岁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年。

^

今天是个适合出游的好日子。

鹤丸眯着眼睛以抵挡稍稍有些刺眼的阳光。

这是快要从春天过渡到夏天的季节。然而在清晨,空中通透的气息还是会带来寒冷和冻结的不适感。

像是异国的天空,湛蓝美丽,却陌生地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吐息之间,徘徊游离于鼻腔之内的还有淡淡的玉兰花气味。

审神者似乎很喜欢花花草草,但限于空间,她只得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摆一盆绿色植物。她似乎也相当中意这植物,经常去摆弄它娇嫩的绿叶与分明的枝茎。通常这个时候,作为近侍的鹤丸不得不担当起自己的职责,帮主人把剩下的工作都做完。像是有着如此沁香的玉兰,想必她也是偏好的。

……在工作时偷养植物,也算是一个只有作为近侍的他知道的小秘密吧?

鹤丸带着一丁点的恶意轻轻地笑了出来。

他喜欢秘密。

^

鹤丸从没想过自己也像是真正的老爷子一样,每天早早地就起床。

不过他不是早起晨练,每天只是坐在本丸的廊下放空。

后院的竹林散发着自然且微薄的清香,一如雨后新生的世界,崭新而透明。

池塘里的锦鲤扑腾着,在初升的日月下闪出金色与红色的光芒,像是彩色玻璃一样,鲜艳且夺目。

隔着几个房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审神者小姑娘起得似乎也挺早,没有穿木屐,像是不想发出声响被人发现似的。

她像是猫一样弓着腰,小心而缓慢地走着;似乎还带着疲倦,头发未梳理整齐就用红色发带束起,还有一绺垂在耳边,看上去有些凌乱狼狈。

鹤丸看着厨房的纸门轻轻地颤了几下。

哎呀哎呀…真是惊喜呐。

不知道小姑娘要做些什么呢?

^

他曾像任何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一样。

有了近似人类的身体机能与外表,除了不怎么会变老这一点,他与人类少年无异。

也有着这个年龄段所应有的烦恼与迷惘。

比如,他一直在琢磨着要如何和“那个人”接触。

总是借口说要请教刀法不太符合他的性格;但如果又总是去惊吓也可能使人生厌。

在漫长的时光里,他总是用看似不怎么在意的目光注视着他的侧脸。

真是好看呐。

他突然有了个想法。

“三日月,你的发绳松了,我来帮你吧。”

对方自然是没有察觉,笑呵呵地说着,“好啊。”

于是他摘下手套,手指穿进柔软的黑色发丝之间。

发尾的触感让他感觉有些痒痒的,尽力不让手指颤抖,仔细地绑好绳结。

幸而三日月是背过身的,不然看到他脸上涨起的红晕就糟糕了。

……或许三日月都感觉得到,只是不愿开口道破事实?

人心…刀心还是难以捉摸的啊。

^

午时。

由于审神者把烛台切和歌仙派出去远征,本丸的大家都陷入了恐慌。

不仅仅是因为会做饭的两个人都走了,还因为今天值日的是老顽童鹤丸国永和每天都在打哈哈的爷爷三日月宗近。

且不说鹤丸又想要搞什么恶作剧,往菜里加什么奇怪的东西,迷糊的三日月老爷子也是够呛,说不定还会捧着热茶在一边看着鹤丸大显身手。

……毕竟从咖喱饭里吃出草莓,无论是谁都不愿意在刀生经历第二次。

但大家似乎都忘了一件事。

一大早三日月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身材娇小的审神者穿着围裙,站在火炉前的小板凳上,有模有样地用小刀削着土豆。

不过还是没有一旁站着的鹤丸要高。

换做平时,三日月不见的话,审神者肯定会比谁都要着急,更不会像是今天这样悠闲地削土豆。

这绝对是个阴谋。

^

本来都已经准备开作战会议的众刀剑们身旁突然被摆了一盘仙人团子。

红色和绿色的糯米团子被竹签穿在一起,整整齐齐地堆成一座小山,散发着清新的香甜气息。

这么多的数量,应该是一大早就起来做的吧…?

“一直以来承蒙大家照料,于是想要为大家做一顿饭…..”

听完审神者的话,大家都不由得放松了。

虽然不知道她的做饭手艺如何,但至少团子是挺好吃的。

^

“哎呀哎呀,鹤啊,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隔壁房间的同田贯听到了本丸大厅里的声音。

这声音有些耳熟啊。

果不其然,是早晨散步刚回来的三日月。

且不论为什么他早晨散步快下午才回来,同田贯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带着无奈的语气说话。

这个平时无论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老爷子会有这样的一面,同田贯不禁对鹤丸产生了一丝丝的敬佩。

“我只是帮忙监视团子啊,不然会被不知哪来的野猫偷走吃掉的,你不在的时候他们自己跑掉了怎么办?”

“你是说团子会长出脚自己跑走吗?”

“对啊!所以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我就帮你吃掉了。”

“这真是完全没有说服力啊。鹤哟,没想到你也是有着恶趣味的家伙啊。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不教训一下是不行的。好了好了,作为交换明天你的份就归我了。”

“诶……怎么这样….”

鹤此时就像是被拿走烤鱼因而耷拉着耳朵的猫一样,沮丧地把手缩在长袍的袖子里。

这模样还真是可爱啊。

他俯下身,鬓角处略长的黑发垂下,与白发交缠在一起。

嘴唇轻轻地擦过雪白的肌肤。

“你嘴边还有甜甜的味道啊,真美味…..”

“诶…..?!”

被这一行为吓到的鹤丸呆住了,但不过多久脸上就浮现出红晕。

“死老头…..”

三日月自动忽略了鹤丸的话,依旧带着往常的笑容。

这模样,真像是那是为自己系上发带的十七岁的他啊,害羞到连手都在颤抖呢。

他的小心思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这可是一个秘密。

“谢谢款待。”

因为两人所抱有的是同样的牵绊啊。

 

 

Fin.


-----------------------------------------

大狸子:我看到了什么啊啊啊啊啊(捂脸)

诸位,吃得还开心吗OvO 实际上三日月是因为迷路了才那么晚回本丸

什么你问我这是个怎样的故事?那当然就是双向暗恋啊 (笑

我喜欢流氓老爷子(嚼

 



评论(2)

热度(61)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