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哈蛋】敲开天堂之门

 

Before us lies eternity;our souls are Love,and a continual farewell.

 

 面对着永恒,我们的灵魂是爱,是一场缠绵不尽的离别。

 

 ——威廉•巴特勒•叶芝

 

 

 

^

 

 爱是永恒,死是永恒。

 

 唇齿间留下的致命气息与求索的爱意,于顷刻间灰飞烟灭。

 

 作为白色碑石与木质隔板的伴手礼,埋藏在雨后的新土之下。

 

 子弹穿透骨骼。

 

 手指深陷入土壤,捧起泥土,亲吻薰衣草的细碎花叶。

 

 他总是会沉睡。

 

 然后在红与黑的世界醒来。

 

 ^

 

 绵延零落的乌云聚集,在英格兰的天空上方勾勒出不太明晰又焦躁的触感。

 

 十一月的雨是忧郁而沉重的。

 

 比起即将迈向寒冬的十二月,打个比方来说,十一月更像是一本小说的楔子,指引着将要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白雪的王国。

 

 经历了三个月堪称是“浪费生命”的任务之后,Eggsy从偏远的北方岛屿得到上级指令,跨越印度洋,最终得以回到总部。

 

 相比起干燥而缺水的窘境,伦敦的每一寸土地都显得亲切。清晨,天空潮湿而清澈的吐息,就像是与绿叶的抵死缠绵;绵延而温柔。

 

 像是林中栖息在树枝假寐的鸟儿,当它每次睁眼,都能体会到那一出新鲜而悠久的气息。

 

 如果是他是个诗人,那么就会爱上那一种像是月下美人般短暂而荒唐的美。

 

 ^

 

 经历了三个月烟尘的洗礼,白色的大理石台面已积上一层灰霾。

 

 冬日斜阳懒洋洋的照射进房间,地板处有些龟裂。

 

 家具是很久前时兴的样式、带着一股古朴的肃穆.

 

 打开玻璃橱门,HennessyParadis,陈年美酒储存在许久未打开的酒柜。

 

 这家不存在生动的气息。

 

 但是仍然,优雅而庄重。

 

 ——像是他的原主人一般。

 

 细微的吐息穿过黑色发丝,平稳的呼吸声与即将到来的黎明。

 

 褪去武装后的安详和沉静。

 

 留声机里80年代的舒缓乐曲,和浸润咽喉的冰凉酒液,催生脑内萦绕的碎片重组。

 

 

 

他们说我年轻气盛、并不懂什么是真爱。

 

 爱,不是在酒吧里和他人饮酒调情喝的香槟,而是相对坐着时的,手里捧着的鸡尾酒杯。

 

 相对而无言。吊灯投射出零碎的光影。

 

 一位绅士的名字应该出现三次:他出生时,他结婚时,他死时。

 

 只可惜没有能够第二次体会到这滋味。

 

 意识开始模糊。

 

 酒的烈性感觉如他的亲吻般诱人。

 

 大醉酩酊。

 

 黑胶唱片的钢琴曲与汽笛声混合,形成了怪异的交响乐。

 

 幻觉与幻象。

 

 ——像是要敲开天堂之门。

 

 天使的光环和白色羽毛。

 

 神圣的曙光照亮房间。

 

 高大的门廊与雕刻着圣母玛利亚的圆柱。

 

 眩目的白光促使他闭上眼睛,仅仅用耳朵所接受的信号来捕捉风的流动和呓语。

 

Eggsy感觉自己正身处天堂。

 

 「Welcome.」

 

 摆上一杯马丁尼。

 

 深口香槟杯。三份哥顿杜松子酒。一份伏特加。半份利莱开胃酒。

 

 「好久不见。」

 

 舌尖向上,然后上颚往下轻轻地落在牙齿上,四个音节。

 

 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Fin.

 

 

 


评论(1)

热度(10)

©Xa_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