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罗曼】死与新生


破了一片幽冥,往尘世的方向走,

脚步声窸窸窣窣落在地面,未着鞋履的足踏着石板,踏起一些尘埃,

他走了许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有浮动的光影,不再分明的生死界线,红与黑的螺旋。罗马尼·阿基曼在无数个昼夜交替之后醒来,沉浸在电子之海里,一切还是初始的状态,身体刚刚恢复最基本的机能,他的耳朵得以听见声音,那些鼓动了的心脏跳动着,告知了生命的现状。

他是活着的生物,可目之所见依旧是混沌;侧卧在容器之中,他曾试图张开双臂,将手搁在壁边,一阵冰凉的触感,却困于一片狭小的领域之中,幽闭的空间之中容不下第二个人,尔后他听见了一些机械运作的滴滴声响,而它又坚实得如同机械铁造堡垒,或是幼雏困在蛋壳中。

 “———有” 

声带微微震动,这时他学会了发声和求救,

 “有谁在吗——”

那些微弱的声响逐渐变得清晰可闻,打破了那一片如死亡版沉默的寂静,他开始呼救,好像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进化、觉醒,幼雏在巨大的人造子宫里蜷着身体,双臂张开尝试探索世界,浸在机械母亲的羊水之中迷糊倦怠,某一刻他开始变得清醒又急不可耐,将四肢伸展开,想要冲破这层温暖的水与坚硬的外壳打造的最原始的温床,这时候有世界上的某个人剖开肚皮,阳光渗进缝隙,留下一片橙红之影,直视日光,为他迎来人类之躯的第二度重生。

霎时间那些温暖的都离开了他,取而代之的陌生空气灌入鼻腔,水位下降,最终褪尽了,在皮肤上留下一些水痕。那一位给予他新生的人站在面前,穿着一身白衣,持一支古木制成的古杖,他迎接了罗马尼,并为他更衣,套上指环;

走出巨大的机械装置后能看见一片广阔的天空,孕育了他的第二生命的那台机器母体舱门大开,维持生命的液体流出大半,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机能;而千千万万台同样的机械并排摆放着,仍旧保持完好的蛋壳。

是他最先醒来,世界亦是一片荒芜;罗马尼跟在那人身后,走过之处皆留下花香;他尚未能够组织好语言,可脑内已然一片明朗,那一种熟悉的感觉袭来,罗马尼自认感情是最难解的谜题,无法细细道来一清二楚,却更像是奶白色的一团迷雾,柔软又神秘,记忆混乱了又重组,罗马尼无法想起与他相关的回忆,却始终铭记着一件事,他深呼吸,口微张,最终化为两个音节,说出他的名字,

“…梅林。”

罗马尼终于想起了什么。梅林停下脚步,很是欣喜地牵起他的手来,这双手曾碰触过新生的孩童给予祝福,擦去情人的眼泪,也沾过濒死之人的血迹,现在有十枚戒指完好无损戴于其上,最终化为两个音节的他的名字,

世界是一片荒芜,亦残留过从前的痕迹——并非是新生之时,而是业已荒废了数千年后的末日之景,盘虬结成了望不见边际的废墟丛林。人类在毁灭的千百年前就得以预见这一天的到来,经历过玛雅文明与人理毁灭,还有可歌可泣的历史,但一切抵抗最终都化作徒劳。老树在废弃工厂的残骸里穿行生长,结了成片的苔,露水沾湿后更显荒凉;天空是一片白茫茫的宽阔,撕裂成丝缕的云朵聚集着,雨点将落未落,造就一片乌云不将散去的阴霾天气,都市文明的废墟中心睡着一只孤独巨兽,陷落进地底巨大的空隙之中。模拟生命的机械母体早在百年前遭到弃置,存放灵魂与身体;旧时代里曾有冠位人偶师可做到精美复制魔术师的肉体,再将灵魂安放进人造肉体。曾有人类效仿她的做法以求自保,创造出成千上万美丽的翻版赝品,收集灵魂碎片并赋予人造的情感,培养在精致的人造母体里,摆放在战火毁坏了的神殿中央,直到某一天他苏醒,孵化,并使他重生。

“我们过去曾经见过。”

不是问句,而是相当笃定的结尾,王的气势犹存,罗马尼阿基曼回忆起了他作为人类时的种种,尽管那些用来回忆的片段依然流失,他仍然是最可亲的罗曼,但话中的疏离不可置否,

“是的。”

 梅林如此回答。他单膝跪地并亲吻他的指尖,祝贺他加冕,并成为旧日世界末代的君王。

 

评论

©Xa_A|Powered by LOFTER